·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韩愈诗全集 <3>


 
  

 
韩愈诗全集

卷三

诗集凡二十卷共二十三页·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唐】 韩愈 Han Yu




  

〔共23頁〕 1 2 3 4 5 6 7 8 9 上一頁 下一頁

  


古诗·之三


极赠李观

北极有羁羽,南溟有沈鳞。川源浩浩隔,影响两无因。
风云一朝会,变化成一身。谁言道里远,感激疾如神。
我年二十五,求友昧其人。哀歌西京市,乃与夫子亲。
所尚苟同趋,贤愚岂异伦。方为金石姿,万世无缁磷。
无为儿女态,憔悴悲贱贫。

  【注】观字元宾,其先陇西人。贞元八年,与公同举进士。



此日足可惜,赠张籍

愈时在徐籍往谒之辞去作是诗以送。

此日足可惜,此酒不足尝。舍酒去相语,共分一日光。
念昔未知子,孟君自南方。自矜有所得,言子有文章。
我名属相府,欲往不得行。思之不可见,百端在中肠。
维时月魄死,冬日朝在房。驱驰公事退,闻子适及城。
命车载之至,引坐于中堂。开怀听其说,往往副所望。
孔丘殁已远,仁义路久荒。纷纷百家起,诡怪相披猖。
长老守所闻,后生习为常。少知诚难得,纯粹古已亡。
譬彼植园木,有根易为长。留之不遣去,馆置城西旁。
岁时未云几,浩浩观湖江。众夫指之笑,谓我知不明。
儿童畏雷电,鱼鳖惊夜光。州家举进士,选试缪所当。
驰辞对我策,章句何炜煌。相公朝服立,工席歌鹿鸣。
礼终乐亦阕,相拜送于庭。之子去须臾,赫赫流盛名。
窃喜复窃叹,谅知有所成。人事安可恒,奄忽令我伤。
闻子高第日,正从相公丧。哀情逢吉语,惝恍难为双。
暮宿偃师西,徒展转在床。夜闻汴州乱,绕壁行彷徨。
我时留妻子,仓卒不及将。相见不复期,零落甘所丁。
骄儿未绝乳,念之不能忘。忽如在我所,耳若闻啼声。
中途安得返,一日不可更。俄有东来说,我家免罹殃。
乘船下汴水,东去趋彭城。从丧朝至洛,还走不及停。
假道经盟津,出入行涧冈。日西入军门,羸马颠且僵。
主人愿少留,延入陈壶觞。卑贱不敢辞,忽忽心如狂。
饮食岂知味,丝竹徒轰轰。平明脱身去,决若惊凫翔。
黄昏次汜水,欲过无舟航。号呼久乃至,夜济十里黄。
中流上滩潬,沙水不可详。惊波暗合沓,星宿争翻芒。
辕马蹢躅鸣,左右泣仆童。甲午憩时门,临泉窥斗龙。
东南出陈许,陂泽平茫茫。道边草木花,红紫相低昂。
百里不逢人,角角雄雉鸣。行行二月暮,乃及徐南疆。
下马步堤岸,上船拜吾兄。谁云经艰难,百口无夭殇。
仆射南阳公,宅我睢水阳。箧中有馀衣,盎中有馀粮。
闭门读书史,窗户忽已凉。日念子来游,子岂知我情。
别离未为久,辛苦多所经。对食每不饱,共言无倦听。
连延三十日,晨坐达五更。我友二三子,宦游在西京。
东野窥禹穴,李翱观涛江。萧条千万里,会合安可逢。
淮之水舒舒,楚山直丛丛。子又舍我去,我怀焉所穷。
男儿不再壮,百岁如风狂。高爵尚可求,无为守一乡。

  【注】籍字文昌,吴郡人,尝为公所荐送。贞元十五年,公时在徐,
籍往谒公,未几辞去。公惜别,故作是诗以送之。诗中杂用韵又叠用韵,
张籍祭公诗用此格。欧阳公云:“退之工于用韵,得宽韵则波澜横溢,泛
入旁韵,如《此日足可惜》之类是也。得窄韵则不复旁出,因难见巧,如
《病中赠张十八》之类是也。”按:此诗与《元和圣德诗》,多从古韵,
读之者当始终以协声求之,非所谓杂用韵也。



幽怀

幽怀不能写,行此春江浔。适与佳节会,士女竞光阴。
凝妆耀洲渚,繁吹荡人心。间关林中鸟,亦知和为音。
岂无一尊酒,自酌还自吟。但悲时易失,四序迭相侵。
我歌君子行,视古犹视今。



君子法天运

君子法天运,四时可前知。小人惟所遇,寒暑不可期。
利害有常势,取舍无定姿。焉能使我心,皎皎远忧疑。



落叶送陈羽

落叶不更息,断蓬无复归。飘飖终自异,邂逅暂相依。
悄悄深夜语,悠悠寒月辉。谁云少年别,流泪各沾衣。

  【注】或作叶落,篇首同,非是。羽与公同登第。



归彭城

天下兵又动,太平竟何时。訏谟者谁子,无乃失所宜。
前年关中旱,闾井多死饥。去岁东郡水,生民为流尸。
上天不虚应,祸福各有随。我欲进短策,无由至彤墀。
刳肝以为纸,沥血以书辞。上言陈尧舜,下言引龙夔。
言词多感激,文字少葳蕤。一读已自怪,再寻良自疑。
食芹虽云美,献御固已痴。缄封在骨髓,耿耿空自奇。
昨者到京城,屡陪高车驰。周行多俊异,议论无瑕疵。
见待颇异礼,未能去毛皮。到口不敢吐,徐徐俟其巇。
归来戎马间,惊顾似羁雌。连日或不语,终朝见相欺。
乘闲辄骑马,茫茫诣空陂。遇酒即酩酊,君知我为谁。

  【注】彭城,徐也。 公作《欧阳詹哀词》云:“贞元十五年冬,某
为徐州从事,朝正于京师。”而此诗曰《归彭城》,明年自京归徐也。天
下兵又动,谓十五年秋起诸道兵讨吴少诚。前年关中旱,谓十四年冬京师
饥。去岁东郡水,谓十五年秋郑滑水。事见《龊龊》诗。东郡或作东洛,
非也。



醉后

煌煌东方星,奈此众客醉。初喧或忿争,中静杂嘲戏。
淋漓身上衣,颠倒笔下字。人生如此少,酒贱且勤置。

  【注】题一作醉客。



醉赠张秘书

人皆劝我酒,我若耳不闻。今日到君家,呼酒持劝君。
为此座上客,及余各能文。君诗多态度,蔼蔼春空云。
东野动惊俗,天葩吐奇芬。张籍学古淡,轩鹤避鸡群。
阿买不识字,颇知书八分。诗成使之写,亦足张吾军。
所以欲得酒,为文俟其醺。酒味既冷冽,酒气又氛氲。
性情渐浩浩,谐笑方云云。此诚得酒意,馀外徒缤纷。
长安众富儿,盘馔罗膻荤。不解文字饮,惟能醉红裙。
虽得一饷乐,有如聚飞蚊。今我及数子,固无莸与薰。
险语破鬼胆,高词媲皇坟。至宝不雕琢,神功谢锄耘。
方今向太平,元凯承华勋。吾徒幸无事,庶以穷朝曛。

  【注】今本下或注彻字。彻,元和四年进士,此诗元和初作,彻犹未
第。公五六年间,皆在东都,此诗盖在长安日作,非彻也。



同冠峡

南方二月半,春物亦已少。维舟山水间,晨坐听百鸟。
宿云尚含姿,朝日忽升晓。羁旅感和鸣,囚拘念轻矫。
潺湲泪久迸,诘曲思增绕。行矣且无然,盖棺事乃了。

  【注】集有《同冠峡》二诗,皆贞元十九年贬阳山后作。



送惠师

愈在连州与释景常、元惠游。惠师即元惠也。

惠师浮屠者,乃是不羁人。十五爱山水,超然谢朋亲。
脱冠剪头发,飞步遗踪尘。发迹入四明,梯空上秋旻。
遂登天台望,众壑皆嶙峋。夜宿最高顶,举头看星辰。
光芒相照烛,南北争罗陈。兹地绝翔走,自然严且神。
微风吹木石,澎湃闻韶钧。夜半起下视,溟波衔日轮。
鱼龙惊踊跃,叫啸成悲辛。怪气或紫赤,敲磨共轮囷。
金鸦既腾翥,六合俄清新。常闻禹穴奇,东去窥瓯闽。
越俗不好古,流传失其真。幽踪邈难得,圣路嗟长堙。
回临浙江涛,屹起高峨岷。壮志死不息,千年如隔晨。
是非竟何有,弃去非吾伦。凌江诣庐岳,浩荡极游巡。
崔崒没云表,陂陀浸湖沦。是时雨初霁,悬瀑垂天绅。
前年往罗浮,步戛南海漘。大哉阳德盛,荣茂恒留春。
鹏鶱堕长翮,鲸戏侧修鳞。自来连州寺,曾未造城闉。
日携青云客,探胜穷崖滨。太守邀不去,群官请徒频。
囊无一金资,翻谓富者贫。昨日忽不见,我令访其邻。
奔波自追及,把手问所因。顾我却兴叹,君宁异于民。
离合自古然,辞别安足珍。吾闻九疑好,夙志今欲伸。
斑竹啼舜妇,清湘沈楚臣。衡山与洞庭,此固道所循。
寻崧方抵洛,历华遂之秦。浮游靡定处,偶往即通津。
吾言子当去,子道非吾遵。江鱼不池活,野鸟难笼驯。
吾非西方教,怜子狂且醇。吾嫉惰游者,怜子愚且谆。
去矣各异趣,何为浪沾巾。

  【注】 诗云自来连州寺,当在阳山时作。 阳山,连属邑也。惠名
元惠,公为王弘中作《宴喜亭记》,谓其在连州与学佛之人景常、元惠者
游,即惠师也。



送灵师

佛法入中国,尔来六百年。齐民逃赋役,高士著幽禅。
官吏不之制,纷纷听其然。耕桑日失隶,朝署时遗贤。
灵师皇甫姓,胤胄本蝉联。少小涉书史,早能缀文篇。
中间不得意,失迹成延迁。逸志不拘教,轩腾断牵挛。
围棋斗白黑,生死随机权。六博在一掷,枭卢叱回旋。
战诗谁与敌,浩汗横戈鋋。饮酒尽百盏,嘲谐思逾鲜。
有时醉花月,高唱清且绵。四座咸寂默,杳如奏湘弦。
寻胜不惮险,黔江屡洄沿。瞿塘五六月,惊电让归船。
怒水忽中裂,千寻堕幽泉。环回势益急,仰见团团天。
投身岂得计,性命甘徒捐。浪沫蹙翻涌,漂浮再生全。
同行二十人,魂骨俱坑填。灵师不挂怀,冒涉道转延。
开忠二州牧,诗赋时多传。失职不把笔,珠玑为君编。
强留费日月,密席罗婵娟。昨者至林邑,使君数开筵。
逐客三四公,盈怀赠兰荃。湖游泛漭沆,溪宴驻潺湲。
别语不许出,行裾动遭牵。邻州竞招请,书札何翩翩。
十月下桂岭,乘寒恣窥缘。落落王员外,争迎获其先。
自从入宾馆,占吝久能专。吾徒颇携被,接宿穷欢妍。
听说两京事,分明皆眼前。纵横杂谣俗,琐屑咸罗穿。
材调真可惜,朱丹在磨研。方将敛之道,且欲冠其颠。
韶阳李太守,高步凌云烟。得客辄忘食,开囊乞缯钱。
手持南曹叙,字重青瑶镌。古气参彖系,高标摧太玄。
维舟事干谒,披读头风痊。还如旧相识,倾壶畅幽悁。
以此复留滞,归骖几时鞭。

  【注】此诗贞元十九年夏在连州阳山作也。云王员外者,仲舒也。仲
舒时亦谪连州司户,见《宴喜亭记》。



县斋有怀

阳山县斋作,时贞元二十一年顺宗新即位。

少小尚奇伟,平生足悲吒。犹嫌子夏儒,肯学樊迟稼。
事业窥皋稷,文章蔑曹谢。濯缨起江湖,缀佩杂兰麝。
悠悠指长道,去去策高驾。谁为倾国谋,自许连城价。
初随计吏贡,屡入泽宫射。虽免十上劳,何能一战霸。
人情忌殊异,世路多权诈。蹉跎颜遂低,摧折气愈下。
冶长信非罪,侯生或遭骂。怀书出皇都,衔泪渡清灞。
身将老寂寞,志欲死闲暇。朝食不盈肠,冬衣才掩髂。
军书既频召,戎马乃连跨。大梁从相公,彭城赴仆射。
弓箭围狐兔,丝竹罗酒炙。两府变荒凉,三年就休假。
求官去东洛,犯雪过西华。尘埃紫陌春,风雨灵台夜。
名声荷朋友,援引乏姻娅。虽陪彤庭臣,讵纵青冥靶。
寒空耸危阙,晓色曜修架。捐躯辰在丁,铩翮时方蜡。
投荒诚职分,领邑幸宽赦。湖波翻日车,岭石坼天罅。
毒雾恒熏昼,炎风每烧夏。雷威固已加,飓势仍相借。
气象杳难测,声音吁可怕。夷言听未惯,越俗循犹乍。
指摘两憎嫌,睢盱互猜讶。只缘恩未报,岂谓生足藉。
嗣皇新继明,率土日流化。惟思涤瑕垢,长去事桑柘。
劚嵩开云扃,压颍抗风榭。禾麦种满地,梨枣栽绕舍。
儿童稍长成,雀鼠得驱吓。官租日输纳,村酒时邀迓。
闲爱老农愚,归弄小女姹。如今便可尔,何用毕婚嫁。

  【注】此诗阳山县斋作。贞元十九年,公以言事出,至是二十一年,
顺宗即位,而作是诗。“嗣皇新继明”,谓顺宗也。



合江亭

红亭枕湘江,蒸水会其左。瞰临眇空阔,绿净不可唾。
维昔经营初,邦君实王佐。翦林迁神祠,买地费家货。
梁栋宏可爱,结构丽匪过。伊人去轩腾,兹宇遂颓挫。
老郎来何暮,高唱久乃和。树兰盈九畹,栽竹逾万个。
长绠汲沧浪,幽蹊下坎坷。波涛夜俯听,云树朝对卧。
初如遗宦情,终乃最郡课。人生诚无几,事往悲岂奈。
萧条绵岁时,契阔继庸懦。胜事谁复论,丑声日已播。
中丞黜凶邪,天子闵穷饿。君侯至之初,闾里自相贺。
淹滞乐闲旷,勤苦劝慵惰。为余扫尘阶,命乐醉众座。
穷秋感平分,新月怜半破。愿书岩上石,勿使泥尘涴。

  【注】诸本作《题合江亭寄刺史邹君》,今从阁、杭、蜀本。篇内三
处注文,亦用蜀本。 邹君,逸其名。亭故相齐映所作,故曰“维昔经营
初,邦君实王佐”。 前刺史元澄无政,廉使中丞杨公凭奏黜之,遂用邹
公。其曰“中丞黜凶邪”,指此意也。公永贞元年七月初,自阳山量移江
陵,道衡山,诗所以作。此亭在衡州负郭,今之石鼓头,即其地也。地形
特异,岿然崛起于二水之间,旁有朱陵洞,亦谓之朱陵仙府。唐人题刻,
散满岩上。



陪杜侍御游湘西两寺独宿有题一首,因献杨常侍

长沙千里平,胜地犹在险。况当江阔处,斗起势匪渐。
深林高玲珑,青山上琬琰。路穷台殿辟,佛事焕且俨。
剖竹走泉源,开廊架崖广。是时秋之残,暑气尚未敛。
群行忘后先,朋息弃拘检。客堂喜空凉,华榻有清簟。
涧蔬煮蒿芹,水果剥菱芡。伊余夙所慕,陪赏亦云忝。
幸逢车马归,独宿门不掩。山楼黑无月,渔火灿星点。
夜风一何喧,杉桧屡磨飐。犹疑在波涛,怵惕梦成魇。
静思屈原沈,远忆贾谊贬。椒兰争妒忌,绛灌共谗谄。
谁令悲生肠,坐使泪盈脸。翻飞乏羽翼,指摘困瑕玷。
珥貂藩维重,政化类分陕。礼贤道何优,奉己事苦俭。
大厦栋方隆,巨川楫行剡。经营诚少暇,游宴固已歉。
旅程愧淹留,徂岁嗟荏苒。平生每多感,柔翰遇频染。
展转岭猿鸣,曙灯青睒睒。

  【注】诸本无两字及因字。此自阳山北还过潭作,永贞元年秋也。湘
西寺在潭州。杨常侍,凭也,时为潭州刺史、湘西观察使云。

 
 
 
〔共23頁〕 1 2 3 4 5 6 7 8 9 上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