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韩愈诗全集 <4>


 
  

 
韩愈诗全集

卷四

诗集凡二十卷共二十三页·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唐】 韩愈 Han Yu




  

〔共23頁〕 1 2 3 4 5 6 7 8 9 上一頁 下一頁

  


古诗·之四


岳阳楼别窦司直


洞庭九州间,厥大谁与让。南汇群崖水,北注何奔放。
潴为七百里,吞纳各殊状。自古澄不清,环混无归向。
炎风日搜搅,幽怪多冗长。轩然大波起,宇宙隘而妨。
巍峨拔嵩华,腾踔较健壮。声音一何宏,轰輵车万两。
犹疑帝轩辕,张乐就空旷。蛟螭露笋簴,缟练吹组帐。
鬼神非人世,节奏颇跌踼。阳施见夸丽,阴闭感凄怆。
朝过宜春口,极北缺堤障。夜缆巴陵洲,丛芮才可傍。
星河尽涵泳,俯仰迷下上。馀澜怒不已,喧聒鸣瓮盎。
明登岳阳楼,辉焕朝日亮。飞廉戢其威,清晏息纤纩。
泓澄湛凝绿,物影巧相况。江豚时出戏,惊波忽荡漾。
时当冬之孟,隙窍缩寒涨。前临指近岸,侧坐眇难望。
涤濯神魂醒,幽怀舒以畅。主人孩童旧,握手乍忻怅。
怜我窜逐归,相见得无恙。开筵交履舄,烂漫倒家酿。
杯行无留停,高柱送清唱。中盘进橙栗,投掷倾脯酱。
欢穷悲心生,婉娈不能忘。念昔始读书,志欲干霸王。
屠龙破千金,为艺亦云亢。爱才不择行,触事得谗谤。
前年出官由,此祸最无妄。公卿采虚名,擢拜识天仗。
奸猜畏弹射,斥逐恣欺诳。新恩移府庭,逼侧厕诸将。
于嗟苦驽缓,但惧失宜当。追思南渡时,鱼腹甘所葬。
严程迫风帆,劈箭入高浪。颠沈在须臾,忠鲠谁复谅。
生还真可喜,克己自惩创。庶从今日后,粗识得与丧。
事多改前好,趣有获新尚。誓耕十亩田,不取万乘相。
细君知蚕织,稚子已能饷。行当挂其冠,生死君一访。

  【注】“节奏颇跌踼”:踼táng, 跌,跌倒。

  司直,名庠,字胄卿。韩皋镇武昌,辟庠幕府。陟大理司直,权领岳
州。公自阳山移江陵法曹,道出岳阳楼,作此诗,永贞元年冬十月也。刘
禹锡有和篇,足成六十韵,见刘集。



送文畅师北游

昔在四门馆,晨有僧来谒。自言本吴人,少小学城阙。
已穷佛根源,粗识事輗軏。挛拘屈吾真,戒辖思远发。
荐绅秉笔徒,声誉耀前阀。从求送行诗,屡造忍颠蹶。
今成十馀卷,浩汗罗斧钺。先生閟穷巷,未得窥剞劂。
又闻识大道,何路补黥刖。出其囊中文,满听实清越。
谓僧当少安,草序颇排讦。上论古之初,所以施赏罚。
下开迷惑胸,窙豁劚株橛。僧时不听莹,若饮水救暍。
风尘一出门,时日多如发。三年窜荒岭,守县坐深樾。
征租聚异物,诡制怛巾袜。幽穷谁共语,思想甚含哕。
昨来得京官,照壁喜见蝎。况逢旧亲识,无不比鹣蟩。
长安多门户,吊庆少休歇。而能勤来过,重惠安可揭。
当今圣政初,恩泽完狘。胡为不自暇,飘戾逐鹯鷢。
仆射领北门,威德压胡羯。相公镇幽都,竹帛烂勋伐。
酒场舞闺姝,猎骑围边月。开张箧中宝,自可得津筏。
从兹富裘马,宁复茹藜蕨。余期报恩后,谢病老耕垡。
庇身指蓬茅,逞志纵猃猲。僧还相访来,山药煮可掘。

  【注】“恩泽完狘”:〔图片字〕,音xuè(血),《玉篇》:飞走
貌  xuè(兽)惊跑。古书上说的一种兽。狘,或作“”。

  公贞元十九年为四门博士,有《送文畅师序》,今诗亦多序意。然公
是诗,自阳山回为国子博士在京师时作也。



答张彻

愈为四门博士时作张彻愈门下士又愈之从子婿。

辱赠不知报,我歌尔其聆。首叙始识面,次言后分形。
道途绵万里,日月垂十龄。浚郊避兵乱,睢岸连门停。
肝胆一古剑,波涛两浮萍。渍墨窜旧史,磨丹注前经。
义苑手秘宝,文堂耳惊霆。暄晨躡露舄,暑夕眠风棂。
结友子让抗,请师我惭丁。初味犹啖蔗,遂通斯建瓴。
搜奇日有富,嗜善心无宁。石梁平侹侹,沙水光泠泠。
乘枯摘野艳,沈细抽潜腥。游寺去陟巘,寻径返穿汀。
缘云竹竦竦,失路麻冥冥。淫潦忽翻野,平芜眇开溟。
防泄堑夜塞,惧冲城昼扃。及去事戎辔,相逢宴军伶。
觥秋纵兀兀,猎旦驰駉駉。从赋始分手,朝京忽同舲。
急时促暗棹,恋月留虚亭。毕事驱传马,安居守窗萤。
梅花灞水别,宫烛骊山醒。省选逮投足,乡宾尚摧翎。
尘祛又一掺,泪眦还双荧。洛邑得休告,华山穷绝陉。
倚岩睨海浪,引袖拂天星。日驾此回辖,金神所司刑。
泉绅拖修白,石剑攒高青。磴藓澾拳跼,梯飚飐伶俜。
悔狂已咋指,垂诫仍镌铭。峨豸忝备列,伏蒲愧分泾。
微诚慕横草,琐力摧撞筳。叠雪走商岭,飞波航洞庭。
下险疑堕井,守官类拘囹。荒餐茹獠蛊,幽梦感湘灵。
刺史肃蓍蔡,吏人沸蝗螟。点缀簿上字,趋跄閤前铃。
赖其饱山水,得以娱瞻听。紫树雕斐亹,碧流滴珑玲。
映波铺远锦,插地列长屏。愁狖酸骨死,怪花醉魂馨。
潜苞绛实坼,幽乳翠毛零。赦行五百里,月变三十蓂。
渐阶群振鹭,入学诲螟蛉。苹甘谢鸣鹿,罍满惭罄瓶。
冏冏抱瑚琏,飞飞联鹡鸰。鱼鬣欲脱背,虬光先照硎。
岂独出丑类,方当动朝廷。勤来得晤语,勿惮宿寒厅。

  【注】 公为国子博士时作。张彻,公门下士,又公之从子婿,详见
《醉赠张秘书》注。《笔墨闲录》曰:“刘亻闲云:《答张彻》一诗,尤
奇丽。”



荐士

荐孟郊于郑馀庆也。

周诗三百篇,雅丽理训诰。曾经圣人手,议论安敢到。
五言出汉时,苏李首更号。东都渐瀰漫,派别百川导。
建安能者七,卓荦变风操。逶迤抵晋宋,气象日凋耗。
中间数鲍谢,比近最清奥。齐梁及陈隋,众作等蝉噪。
搜春摘花卉,沿袭伤剽盗。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
勃兴得李杜,万类困陵暴。后来相继生,亦各臻阃奥。
有穷者孟郊,受材实雄骜。冥观洞古今,象外逐幽好。
横空盘硬语,妥帖力排奡。敷柔肆纡馀,奋猛卷海潦。
荣华肖天秀,捷疾逾响报。行身践规矩,甘辱耻媚灶。
孟轲分邪正,眸子看了眊。杳然粹而清,可以镇浮躁,
酸寒溧阳尉,五十几何耄。孜孜营甘旨,辛苦久所冒。
俗流知者谁,指注竞嘲傲。圣皇索遗逸,髦士日登造。
庙堂有贤相,爱遇均覆焘。况承归与张,二公迭嗟悼。
青冥送吹嘘,强箭射鲁缟。胡为久无成,使以归期告。
霜风破佳菊,嘉节迫吹帽。念将决焉去,感物增恋嫪。
彼微水中荇,尚烦左右芼。鲁侯国至小,庙鼎犹纳郜。
幸当择珉玉,宁有弃珪瑁。悠悠我之思,扰扰风中纛。
上言愧无路,日夜惟心祷。鹤翎不天生,变化在啄菢。
通波非难图,尺地易可漕。善善不汲汲,后时徒悔懊。
救死具八珍,不如一箪犒。微诗公勿诮,恺悌神所劳。

  【注】孟东野,贞元十一年进士,为溧阳尉时,郑余庆尹河南,公作
是诗以荐之,郑辟为水陆运从事。此诗作于郊为尉后,辟从事前欤?观公
铭郊墓,谓郑公尹河南,既辟从事,后以节领兴元,复奏为参谋。皆公一
诗之荐也。



喜侯喜至赠张籍张彻

昔我在南时,数君常在念。摇摇不可止,讽咏日喁噞。
如以膏濯衣,每渍垢逾染。又如心中疾,针石非所砭。
常思得游处,至死无倦厌。地遐物奇怪,水镜涵石剑。
荒花穷漫乱,幽兽工腾闪。碍目不忍窥,忽忽坐昏垫。
逢神多所祝,岂忘灵即验。依依梦归路,历历想行店。
今者诚自幸,所怀无一欠。孟生去虽索,侯氏来还歉。
欹眠听新诗,屋角月艳艳。杂作承间骋,交惊舌互舚。
缤纷指瑕疵,拒捍阻城堑。以余经摧挫,固请发铅椠。
居然妄推让,见谓爇天焰。比疏语徒妍,悚息不敢占。
呼奴具盘餐,饤饾鱼菜赡。人生但如此,朱紫安足僭。

  【注】“交惊舌互舚”:舚,音tiàn,吐舌头。
      如:舚舑。单用义同。
  【注】公初谪阳山令,元和改元六月,自江陵掾召为国子博士。其从
游,如喜、如籍、如彻,皆会于都下,诗以是作。



古风〔二首〕

其一

今日曷不乐,幸时不用兵。无曰既蹙矣,乃尚可以生。

其二

彼州之赋,去汝不顾。此州之役,去我奚适。
一邑之水,可走而违。天下汤汤,曷其而归。
好我衣服,甘我饮食。无念百年,聊乐一日。

  【注】蜀本作二首。观诗意当在德宗之世,与《烽火》诗意相表里。
盖自安史乱后,方镇相望于内地,兵骄则逐帅,帅强则叛上,不廷不贡,
故托古风以寓意。谓当时之民疲于赋役,无可逃之地,譬如一邑之水尚可
违,而天下汤汤则无所可归。好衣甘食,以苟一日安,则可见当时之不自
聊如此。



驽骥

驽骀诚龌龊,市者何其稠。力小若易制,价微良易酬。
渴饮一斗水,饥食一束刍。嘶鸣当大路,志气若有馀。
骐骥生绝域,自矜无匹俦。牵驱入市门,行者不为留。
借问价几何,黄金比嵩丘。借问行几何,咫尺视九州。
饥食玉山禾,渴饮醴泉流。问谁能为御,旷世不可求。
惟昔穆天子,乘之极遐游。王良执其辔,造父挟其輈。
因言天外事,茫惚使人愁。驽骀谓骐骥,饿死余尔羞。
有能必见用,有德必见收。孰云时与命,通塞皆自由。
骐骥不敢言,低徊但垂头。人皆劣骐骥,共以驽骀优。
喟余独兴叹,才命不同谋。寄诗同心子,为我商声讴。

  【注】唐本有“赠阳詹”字,或作《驽骥吟示欧阳詹》。詹集有《答
韩十八驽骥吟》。唐本云赠欧阳詹,詹字行周,泉州晋江人。贞元八年,
与公同中进士第。公贞元十五年冬,以徐州从事朝正于京,詹时为国子监
四门助教,将率其徒伏阙下,举公为博士。此诗殆斯时所作欤?



马厌谷

马厌谷兮,士不厌糠籺;土被文绣兮,士无短褐。
彼其得志兮不我虞,一朝失志兮其何如。已焉哉,
嗟嗟乎鄙夫!

  【注】刘向《新序》:“燕相得罪将出,召门下诸大夫曰:‘有能从
我出者乎?’大夫有进者曰:‘凶年饥岁,士糟粕不厌,而君之犬马有余
谷粟。隆冬烈寒,士短褐不全,而君之台观,帏帘锦绣,飘飘而弊。财者
君之所轻,死者士之所重,君不能施君之所轻,而求得士之所重,不亦难
乎?’燕相惭。”公名篇意出此。公,年十九举进士京师,二十五登第春
官,二九年始佐汴幕,此诗及其下《出门》,皆未得志之辞,其三上光范
书时作乎?



出门

长安百万家,出门无所之。岂敢尚幽独,与世实参差。
古人虽已死,书上有其辞。开卷读且想,千载若相期。
出门各有道,我道方未夷。且于此中息,天命不吾欺。


嗟哉董生行

淮水出桐柏,山东驰遥遥千里不能休;淝水出其侧,不能千里百里入淮流。
寿州属县有安丰,唐贞元时县人董生召南隐居行义于其中。刺史不能荐,
天子不闻名声。爵禄不及门,门外惟有吏,日来征租更索钱。嗟哉董生朝
出耕夜归读古人书,尽日不得息。或山而樵,或水而渔。入厨具甘旨,上
堂问起居。父母不戚戚,妻子不咨咨。嗟哉董生孝且慈,人不识,惟有天
翁知,生祥下瑞无时期。家有狗乳出求食,鸡来哺其儿。啄啄庭中拾虫蚁,
哺之不食鸣声悲。彷徨踯躅久不去,以翼来覆待狗归。嗟哉董生,谁将与
俦?时之人,夫妻相虐,兄弟为雠。食君之禄,而令父母愁。亦独何心,
嗟哉董生无与俦。

  【注】 董召南,寿州安丰人。公尝有《送董生游河北序》,且曰:
“董生举进士,连不得志于有司。”而此诗,叙其孝且慈如此。 苏翰林
尝作《苏州姚氏三瑞堂》诗云:“君不见董召南,隐居行义孝且慈。天公
亦恐无人知,故令鸡狗相哺儿,又令韩老为作诗。尔来三百年,名与淮水
驰。”



烽火

登高望烽火,谁谓塞尘飞。王城富且乐,曷不事光辉。
勿言日已暮,相见恐行稀。愿君熟念此,秉烛夜中归。
我歌宁自感,乃独泪沾衣。

  【注】 周幽王为烽燧,寇至则举以招兵,诸侯患之。公感时而有取
云。时吴少诚败韩全义,两都甚扰扰,公诗以此作。



汴州乱二首

其一

汴州城门朝不开,天狗堕地声如雷。健儿争夸杀留后,连屋累栋烧成灰。
诸侯咫尺不能救,孤士何者自兴哀。

其二

母从子走者为谁,大夫夫人留后儿。昨日乘车骑大马,坐者起趋乘者下。
庙堂不肯用干戈,呜呼奈汝母子何。

  【注】汴州自大历后多兵,刘玄佐死,子士宁代之,无度,其将李万
荣逐而代之。万荣死,董晋实代之。晋卒,陆长源总留后,八日而军乱,
长源死。公是时已从晋丧出汴四日,实贞元十五年。二诗之作,盖讥德宗
姑息之政云。



利剑

利剑光耿耿,佩之使我无邪心。故人念我寡徒侣,持用赠我比知音。我心
如冰剑如雪,不能刺谗夫,使我心腐剑锋折。决云中断开青天,噫!剑与
我俱变化归黄泉。

  【注】此诗次汴州乱后,不平之气,略见于此。



龊龊

龊龊当世士,所忧在饥寒。但见贱者悲,不闻贵者叹。
大贤事业异,远抱非俗观。报国心皎洁,念时涕汍澜。
妖姬坐左右,柔指发哀弹。酒肴虽日陈,感激宁为欢。
秋阴欺白日,泥潦不少干。河堤决东郡,老弱随惊湍。
天意固有属,谁能诘其端。愿辱太守荐,得充谏诤官。
排云叫阊阖,披腹呈琅玕。致君岂无术,自进诚独难。

  【注】贞元十五年,郑、滑大水。公十六年,自京师归彭城,诗云:
“去岁东郡水。” 而此诗亦云“河堤决东郡,老弱随惊湍” ,诗意皆相
似。大抵言当世士龊龊,无能为国虑者。

 
 
 
〔共23頁〕 1 2 3 4 5 6 7 8 9 上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