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韩愈诗全集 <5>


 
  

 
韩愈诗全集

卷五

诗集凡二十卷共二十三页·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唐】 韩愈 Han Yu




  

〔共23頁〕 1 2 3 4 5 6 7 8 9 上一頁 下一頁

  


古诗·之五


河之水二首寄子侄老成

其一

河之水,去悠悠。我不如,水东流。我有孤侄在海陬,三年不见兮使我生
忧。日复日,夜复夜。三年不见汝,使我鬓发未老而先化。

其二

河之水,悠悠去。我不如,水东注。我有孤侄在海浦,三年不见兮使我心
苦。采蕨于山,缗鱼于渊。我徂京师,不远其还。

  【注】老成,公兄介之子。贞元十三年,来省公于汴州。明年,归取
其孥。十五年董晋薨,公去汴州,不果来。公佐徐州,未几而罢,又不果
来。十七年公有此诗。观公祭老成文,则知公眷眷之情,与此诗一也。



山石

山石荦确行径微,黄昏到寺蝙蝠飞。升堂坐阶新雨足,芭蕉叶大支子肥。
僧言古壁佛画好,以火来照所见稀。铺床拂席置羹饭,疏粝亦足饱我饥。
夜深静卧百虫绝,清月出岭光入扉。天明独去无道路,出入高下穷烟霏。
山红涧碧纷烂漫,时见松枥皆十围。当流赤足蹋涧石,水声激激风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乐,岂必局束为人鞿。嗟哉吾党二三子,安得至老不更归。

  【注】此诗编次于《河之水》后,当是去徐洛时作,故其后有“人生
如此自可乐,岂必局束为人鞿几”之句。苏内翰尝与客游南溪,醉后相与
解衣濯足,因咏公此篇,慨然知其所以乐,而忘其在数百年之外,因次其
韵,见《坡集》。



天星送杨凝郎中贺正

天星牢落鸡喔咿,仆夫起餐车载脂。正当穷冬寒未已,借问君子行安之。
会朝元正无不至,受命上宰须及期。侍从近臣有虚位,公今此去归何时。

  【注】此诗贞元十二年作。时杨凝以户部郎中为宣武军判官,公时与
同佐董晋幕。凝自汴朝正于京,以诗送之。



汴泗交流赠张仆射〔建封〕

汴泗交流郡城角,筑场十步平如削。短垣三面缭逶迤,击鼓腾腾树赤旗。
新秋朝凉未见日,公早结束来何为。分曹决胜约前定,百马攒蹄近相映。
球惊杖奋合且离,红牛缨绂黄金羁。侧身转臂著马腹,霹雳应手神珠驰。
超遥散漫两闲暇,挥霍纷纭争变化。发难得巧意气粗,欢声四合壮士呼。
此诚习战非为剧,岂若安坐行良图。当今忠臣不可得,公马莫走须杀贼。

  【注】贞元十五年,公在徐州张建封幕。汴水,徐之西。泗水,徐之
南。故以名篇。公集有《谏张仆射击球书》,此诗言:“此诚习战非为剧,
岂若安坐行良图。”盖亦以讥之也。



忽忽

忽忽乎余未知生之为乐也,愿脱去而无因。安得长翮大翼如云生我身,乘
风振奋出六合。绝浮尘,死生哀乐两相弃,是非得失付闲人。

  【注】贞元十五年,董晋薨,公去汴后依张建封于徐。当在徐州作。



鸣雁

嗷嗷鸣雁鸣且飞,穷秋南去春北归。去寒就暖识所依,天长地阔栖息稀。
风霜酸苦稻粱微,毛羽摧落身不肥。裴回反顾群侣违。哀鸣欲下洲渚非。
江南水阔朝云多,草长沙软无网罗,闲飞静集鸣相和。违忧怀惠性匪他。
凌风一举君谓何。

  【注】与前诗同时,公盖托雁以自喻也。



龙移

天昏地黑蛟龙移,雷惊电激雄雌随。清泉百丈化为土,鱼鳖枯死吁可悲。

  【注】此诗谓南山湫也。湫初在平地,一日风雷移居山上,其山下湫
遂化为土,长安人至今之干湫。公题《炭谷》诗云:“厌处平地土,巢居
插天山。”其此之意欤。



雉带箭

此愈佐张仆射于徐,从猎而作也。

原头火烧静兀兀,野雉畏鹰出复没。将军欲以巧伏人,盘马弯弓惜不发。
地形渐窄观者多,雉惊弓满劲箭加。冲人决起百馀尺,红翎白镞相倾斜。
将军仰笑军吏贺,五色离披马前堕。

  【注】此诗公佐张仆射于徐,从猎而作也。读之其状如在目前,盖写
物之妙者。



条山苍

中条山在黄河之西。

条山苍,河水黄。浪波沄沄去,松柏在山冈。

  【注】欧本注云:“中条山在黄河之曲,今蒲中也。”



赠郑兵曹

尊酒相逢十载前,君为壮夫我少年。尊酒相逢十载后,我为壮夫君白首。
我材与世不相当,戢鳞委翅无复望。当今贤俊皆周行,君何为乎亦遑遑。
杯行到君莫停手,破除万事无过酒。

  【注】郑或以为郑通诚。张建封节度武宁时,通诚为副使,公为其军
从事,樽酒相从,在其时欤?白乐天《哀二良》云祠部员外郎郑通诚,此
云兵曹,所未详也。



桃源图

神仙有无何渺茫,桃源之说诚荒唐。流水盘回山百转,生绡数幅垂中堂。
武陵太守好事者,题封远寄南宫下。南宫先生忻得之,波涛入笔驱文辞。
文工画妙各臻极,异境恍惚移于斯。架岩凿谷开宫室,接屋连墙千万日。
嬴颠刘蹶了不闻,地坼天分非所恤。种桃处处惟开花。川原近远蒸红霞。
初来犹自念乡邑,岁久此地还成家。渔舟之子来何所,物色相猜更问语。
大蛇中断丧前王,群马南渡开新主。听终辞绝共凄然,自说经今六百年。
当时万事皆眼见,不知几许犹流传。争持酒食来相馈,礼数不同樽俎异。
月明伴宿玉堂空,骨冷魂清无梦寐。夜半金鸡啁哳鸣,火轮飞出客心惊。
人间有累不可住,依然离别难为情。船开棹进一回顾,万里苍苍烟水暮。
世俗宁知伪与真,至今传者武陵人。

  【注】 《陶渊明集》:“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 沿溪行,忘路远
近,忽逢桃林,夹岸数百步,前得一山。山有小口,便舍船从口入。其中
土地平旷,往来种作,悉如外人。自云避秦来此,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也。”荆公《桃源行》,东坡《和桃源诗》,皆得之。王摩诘、退之、刘
梦得诸人以为神仙皆非是。 诗中云:“武陵太守好事者,题封远寄南宫
下。南宫先生忻得之,波涛入笔驱文辞。”必与一礼部郎赓和,不复详其
名氏矣。武陵,即今之鼎州也。



东方半明

东方半明大星没,独有太白配残月。嗟尔残月勿相疑,同光共影须臾期。
残月晖晖,太白睒睒。鸡三号,更五点。

  【注】 此诗与“煌煌东方星”,兴寄颇同,盖指顺宗即位,不能亲
政,而宪宗在东宫之时也。时贾耽、郑瑜二相,皆天下重望。王叔文用
事,相继引去。 此诗所以喻“东方半明大星没”也。 执谊、叔文初相汲
引,此诗所以喻“独有太白配残月”也。顺宗已厌机政,执谊、叔文尚以
私意更相猜忌,此诗所以有“嗟尔残月勿相疑,同光共影须臾期”也。及
宪宗立,而叔文、执谊窜,犹东方明而残月太白灭,此诗所以喻“残月晖
晖,太白ㄦㄦ,鸡三号,更五点”也。意微而显,诚得诗人之旨。



赠唐衢

虎有爪兮牛有角,虎可搏兮牛可触。奈何君独抱奇材,手把锄犁饿空谷。
当今天子急贤良,匦函朝出开明光。胡不上书自荐达,坐令四海如虞唐。

  【注】《唐史》衢附公传后。应进士,久而不第。能为歌诗,意多感
激。见人文章有所伤叹者,读讫必哭,涕泗不能已,故世称唐衢善哭。乐
天尝有诗“贾谊哭时事,阮籍哭路歧;唐生今亦哭,异代同其悲”者也。
此诗贞元末作。



贞女峡

在连州桂阳县,秦时有女子化石在东岸穴中。

江盘峡束春湍豪,风雷战斗鱼龙逃。悬流轰轰射水府,一泻百里翻云涛。
漂船摆石万瓦裂,咫尺性命轻鸿毛。

  【注】在连州桂阳县。贞元十九年冬,公自监察御史谪连州阳山令,
有此诗。《荆州记》:“秦时有女子化入石,在东岸穴中。



赠侯喜

吾党侯生字叔起,呼我持竿钓温水。平明鞭马出都门,尽日行行荆棘里。
温水微茫绝又流,深如车辙阔容輈。虾蟆跳过雀儿浴,此纵有鱼何足求。
我为侯生不能已,盘针擘粒投泥滓。晡时坚坐到黄昏,手倦目劳方一起。
暂动还休未可期,虾行蛭渡似皆疑。举竿引线忽有得,一寸才分鳞与鬐。
是日侯生与韩子,良久叹息相看悲。我今行事尽如此,此事正好为吾规。
半世遑遑就举选,一名始得红颜衰。人间事势岂不见,徒自辛苦终何为。
便当提携妻与子,南入箕颍无还时。叔起君今气方锐,我言至切君勿嗤。
君欲钓鱼须远去,大鱼岂肯居沮洳。

  【注】洛水在河南县北,《易乾凿度》曰:“王者有盛德之应,则洛
水先温。”故号温洛。公贞元十七年七月二十二日,与李景兴、侯喜、尉
迟汾同渔于洛,有石刻在焉,诗必是时作。反复其意,大抵谓沮洳不能得
大鱼,兴寄远矣。



古意

太华峰头玉井莲,开花十丈藕如船。冷比雪霜甘比蜜,一片入口沈痾痊。
我欲求之不惮远,青壁无路难夤缘。安得长梯上摘实,下种七泽根株连。

  【注】《华山记》云:“山顶有池,生千叶莲花,服之羽化。”然观
公诗意,与前诗皆有兴寄,其曰古意,其旨深矣。 公 《县斋有怀》曰:
“求官来东洛,犯雪过西华。”《答张彻》曰:“洛邑得休告,华山穷绝
陉。” 李肇《国史补》言:“ 愈好奇,登华山绝峰,度不可反,发狂恸
哭。县令百计取之,乃下。”而沈颜作《登华旨》略曰:“仲尼悲麟,悲
不在麟。墨翟泣丝,泣不在丝也。且阮籍纵车于途,途穷辄恸,岂始虑不
至耶?盖假事讽时,致意于此尔。文公愤趋荣贪位者,若陟悬崖,险不能
止,至颠危踣蹶,然后叹不知税驾之所,焉可及矣。”悲夫!文公之旨,
微沈子几晦哉!

 
 
 
〔共23頁〕 1 2 3 4 5 6 7 8 9 上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