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韩愈诗全集 <11>


 
  

 
韩愈诗全集

卷十一

诗集凡二十卷共二十三页·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唐】 韩愈 Han Yu




  

〔共23頁〕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上一頁 下一頁

  


古诗·之十一


月蚀诗效玉川子作


宪宗元和五年时为河南令

元和庚寅斗插子,月十四日三更中。森森万木夜僵立,寒气屃奰顽无风。
月形如白盘,完完上天东。忽然有物来啖之,不知是何虫。如何至神物,
遭此狼狈凶。星如撒沙出,攒集争强雄。油灯不照席,是夕吐焰如长虹。
玉川子,涕泗下,中庭独行。念此日月者,为天之眼睛。此犹不自保,吾道
何由行。尝闻古老言,疑是虾蟆精。径圆千里纳女腹,何处养女百丑形。
杷沙脚手钝,谁使女解缘青冥。黄帝有四目,帝舜重其明。今天只两目,
何故许食使偏盲。尧呼大水浸十日,不惜万国赤子鱼头生。女于此时若食
日,虽食八九无嚵名。赤龙黑鸟烧口热,翎鬣倒侧相搪撑。婪酣大肚遭一
饱,饥肠彻死无由鸣。后时食月罪当死,天罗磕匝何处逃汝刑。玉川子立
于庭而言曰:地行贱臣仝,再拜敢告上天公。臣有一寸刃,可刳凶蟆肠。
无梯可上天,天阶无由有臣踪。寄笺东南风,天门西北祈风通。丁宁附耳
莫漏泄,薄命正值飞廉慵。东方青色龙,牙角何呀呀。从官百馀座,嚼啜
烦官家。月蚀汝不知,安用为龙窟天河。赤鸟司南方,尾秃翅觰沙。月蚀
于汝头,汝口开呀呀。虾蟆掠汝两吻过,忍学省事不以汝觜啄虾蟆。於菟
蹲于西,旗旄卫毵。既从白帝祠,又食于蜡礼有加。忍令月被恶物食,枉
于汝口插齿牙。乌龟怯奸,怕寒缩颈,以壳自遮。终令夸蛾抉汝出,卜师
烧锥钻灼满板如星罗。此外内外官,琐细不足科。臣请悉扫除,慎勿许语
令啾哗。并光全耀归我月,盲眼镜净无纤瑕。弊蛙拘送主府官,帝箸下腹
尝其皤。依前使兔操杵臼,玉阶桂树闲婆娑。姮娥还宫室,太阳有室家。
天虽高,耳属地。感臣赤心,使臣知意。虽无明言,潜喻厥旨。有气有形,
皆吾赤子。虽忿大伤,忍杀孩稚。还汝月明,安行于次。尽释众罪,以蛙
磔死。

  【注】《月蚀诗效玉川子作》,李本无诗字。或谓馆中本效作删,汪
彦章本同。陈齐之曰:“退之《效玉川子月蚀诗》,乃删卢仝冗语耳,非
效玉川也。韩虽法度森严,便无卢仝豪放之气。”

  “於菟蹲于西”:“於菟”( wūtú),古代楚人称虎为“於菟”。



孟生诗

孟郊下第,送之谒徐州张建封也。

孟生江海士,古貌又古心。尝读古人书,谓言古犹今。
作诗三百首,窅默咸池音。骑驴到京国,欲和熏风琴。
岂识天子居,九重郁沈沈。一门百夫守,无籍不可寻。
晶光荡相射,旗戟翩以森。迁延乍却走,惊怪靡自任。
举头看白日,泣涕下沾襟。朅来游公卿,莫肯低华簪。
谅非轩冕族,应对多差参。萍蓬风波急,桑榆日月侵。
奈何从进士,此路转岖嶔。异质忌处群,孤芳难寄林。
谁怜松桂性,竞爱桃李阴。朝悲辞树叶,夕感归巢禽。
顾我多慷慨,穷檐时见临。清宵静相对,发白聆苦吟。
采兰起幽念,眇然望东南。秦吴修且阻,两地无数金。
我论徐方牧,好古天下钦。竹实凤所食,德馨神所歆。
求观众丘小,必上泰山岑。求观众流细,必泛沧溟深。
子其听我言,可以当所箴。既获则思返,无为久滞淫。
卞和试三献,期子在秋砧。

  【注】诸本孟下有先字。此诗以篇首二字为题,作孟先生非。《东野
志》云:“年几五十,始以尊夫人命来京师从进士试。”而《登科记》,
东野及第,在贞元十二年。此诗未第前作,以其下第,送之谒张建封于徐
也。贞元四年,建封镇徐州,李习之常以书荐东野,有曰:“郊将为他人
所得,而大有立于世。与其短命而死,皆不可知。二者将有一于郊,佗日
为执事惜之。”其后韦庄请追赠不及第人,郊在其中。而《摭言》谓庄以
郊为不第者为误,且曰:“郊贞元十二年及第,佐徐州幕卒。”则东野果
为建封所用矣。今考《新旧史》,及公所志东野墓,尝佐郑余庆于东都。
余庆镇兴元,奏为从事,辟书下而卒,未尝佐徐也。 《摭言》误耶? 将
用之未及,而为余庆所得耶?卒如习之所料耶?按史,建封卒以贞元十六
年,而东野后建封十四年卒。或者,建封将用之,未及而已卒,亦未可知
也。时东野亦有《答韩愈李观别因献张徐州》诗,有“富别愁在颜,贫别
愁销骨”云云。



射训狐〔德宗时裴延龄、韦渠牟等用事人争出其门〕

有鸟夜飞名训狐,矜凶挟狡夸自呼。乘时阴黑止我屋,声势慷慨非常粗。
安然大唤谁畏忌,造作百怪非无须。聚鬼征妖自朋扇,罢掉栱桷颓墍涂。
慈母抱儿怕入席,那暇更护鸡窠雏。我念乾坤德泰大,卵此恶物常勤劬。
纵之岂即遽有害,斗柄行拄西南隅。谁谓停奸计尤剧,意欲唐突羲和乌。
侵更历漏气弥厉,何由侥幸休须臾。咨余往射岂得已,候女两眼张睢盱。
枭惊堕梁蛇走窦,一夫斩颈群雏枯。

  【注】《唐·五行志》:“鸺留一名训狐。”或曰训狐其声,因以
名之。此诗贞元中作。时德宗以强明自任,倚裴延龄、韦渠牟等,商天下
事,自谓明,而卒陷不明。士之浮躁甘进者,争出其门。诗意端有所讽也。
《梅圣俞集》有《拟韩吏部射训狐》诗,亦各有所寓意云耳。



将归赠孟东野房蜀客

君门不可入,势利互相推。借问读书客,胡为在京师。
举头未能对,闭眼聊自思。倏忽十六年,终朝苦寒饥。
宦途竟寥落,鬓发坐差池。颍水清且寂,箕山坦而夷。
如今便当去,咄咄无自疑。

  【注】《将归赠孟东野房蜀客》,蜀客,名次卿。



答孟郊

规模背时利,文字觑天巧。人皆馀酒肉,子独不得饱。
才春思已乱,始秋悲又搅。朝餐动及午,夜讽恒至卯。
名声暂膻腥,肠肚镇煎煼。古心虽自鞭,世路终难拗。
弱拒喜张臂,猛拿闲缩爪。见倒谁肯扶,从嗔我须咬。

  【注】《东野集》有别公诗,此篇疑公所以答也。公贞元十二年七
月,佐董晋于汴州。



从仕

居闲食不足,从仕力难任。两事皆害性,一生恒苦心。
黄昏归私室,惆怅起叹音。弃置人间世,古来非独今。

  【注】贞元十七年,公始从调京师。



短灯檠歌

长檠八尺空自长,短檠二尺便且光。黄帘绿幕朱户闭,风露气入秋堂凉。
裁衣寄远泪眼暗,搔头频挑移近床。太学儒生东鲁客,二十辞家来射策。
夜书细字缀语言,两目眵昏头雪白。此时提携当案前,看书到晓那能眠。
一朝富贵还自恣,长檠高张照珠翠。吁嗟世事无不然,墙角君看短檠弃。

  【注】《短灯檠歌》本或作灯檠。姚令威曰:古诗“灯檠昏鱼目”,
读檠为去声。《集韵》“檠,渠映切,有足,所以几物。”又檠音平声,
榜也。非灯檠字。韩诗“墙角君看短檠弃”亦误也。
  按:“灯檠昏鱼目”,乃唐彦谦诗,李商隐诗亦有“九枝灯檠夜珠
圆”,是唐人固以去声读也。然白乐天诗有“铁檠移灯背”,自注曰:
檠,去声读。则知唐人本二声通用。古檠只用檠字,晋宋诸人集尚可考。



送刘师服

夏半阴气始,淅然云景秋。蝉声入客耳,惊起不可留。
草草具盘馔,不待酒献酬。士生为名累,有似鱼中钩。
赍材入市卖,贵者恒难售。岂不畏憔悴,为功忌中休。
勉哉耘其业,以待岁晚收。

  【注】公诗有《赠刘师服》,至是又有《送刘师服》。按:《石鼎联
句》,元和七年十二月,道士轩辕弥明自衡山来,旧与刘师服进士衡湘中
相识。将过太白,知师服在京,夜抵其居宿。则此诗与前《送进士刘师服
东归》,其八年夏作欤?然考《登科记》,无有刘师服。集中又有刘师命
者,岂其兄弟欤?



符读书城南

木之就规矩,在梓匠轮舆。人之能为人,由腹有诗书。
诗书勤乃有,不勤腹空虚。欲知学之力,贤愚同一初。
由其不能学,所入遂异闾。两家各生子,提孩巧相如。
少长聚嬉戏,不殊同队鱼。年至十二三,头角稍相疏。
二十渐乖张,清沟映污渠。三十骨骼成,乃一龙一猪。
飞黄腾踏去,不能顾蟾蜍。一为马前卒,鞭背生虫蛆。
一为公与相,潭潭府中居。问之何因尔,学与不学欤。
金璧虽重宝,费用难贮储。学问藏之身,身在则有馀。
君子与小人,不系父母且。不见公与相,起身自犁鉏。
不见三公后,寒饥出无驴。文章岂不贵,经训乃菑畬。
潢潦无根源,朝满夕已除。人不通古今,马牛而襟裾。
行身陷不义,况望多名誉。时秋积雨霁,新凉入郊墟。
灯火稍可亲,简编可卷舒。岂不旦夕念,为尔惜居诸。
恩义有相夺,作诗劝踌躇。

  【注】符,愈之子。城南,愈别墅。孟东野有《喜符郎》诗,有《游
城南韩氏庄》之作。按:公墓铭及《登科记》,公之子曰昶,登长庆四年
进士第,符岂昶之小字耶?元和十一年秋作。
  鲁直尝书此诗,跋其后曰:或谓韩公当开后生以性命之学,不当诱之
以富贵荣显。涪翁曰:“熙宁、元丰间大儒之过也,又何学焉?孔子曰:
‘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得而称焉。伯夷、叔齐饿于首阳之下,
民到于今称之。’韩公之言,其于劝奖之功,异趋而同归也。”



示爽

宣城去京国,里数逾三千。念汝欲别我,解装具盘筵。
日昏不能散,起坐相引牵。冬夜岂不长,达旦灯烛然。
座中悉亲故,谁肯舍汝眠。念汝将一身,西来曾几年。
名科掩众俊,州考居吏前。今从府公召,府公又时贤。
时辈千百人,孰不谓汝妍。汝来江南近,里闾故依然。
昔日同戏儿,看汝立路边。人生但如此,其实亦可怜。
吾老世味薄,因循致留连。强颜班行内,何实非罪愆。
才短难自力,惧终莫洗湔。临分不汝诳,有路即归田。

  【注】《谱系》,公子侄无名爽者,疑为韩湘小字。湘登长庆三年进
士第。



人日城南登高

初正候才兆,涉七气已弄。霭霭野浮阳,晖晖水披冻。
圣朝身不废,佳节古所用。亲交既许来,子妷亦可从。
盘蔬冬春杂,尊酒清浊共。令征前事为,觞咏新诗送。
扶杖凌圮阯,刺船犯枯葑。恋池群鸭回,释峤孤云纵。
人生本坦荡,谁使妄倥偬。直指桃李阑,幽寻宁止重。

  【注】《荆楚岁时记》:“正月七日,为人日”。董勋《问礼俗》:
“正月一日为鸡,二日为狗,三日为猪,四日为羊,五日为牛,六日为
马,七日为人。”城南,公别墅所在,以故新交子侄来为人日之集也。



博柗

屋东恶水沟,有鸱堕鸣悲。青泥掩两翅,拍拍不得离。
君童叫相召,瓦砾争先之。计校生平事,杀却理亦宜。
夺攘不愧耻,饱满盘天嬉。晴日占光景,高风恣追随。
遂凌鸾凤群,肯顾鸿鹄卑。今者命运穷,遭逢巧丸儿。
中汝要害处,汝能不得施。于吾乃何有,不忍乘其危。
丐汝将死命,浴以清水池。朝餐辍鱼肉,暝宿防狐狸。
自知无以致,蒙德久犹疑。饱入深竹丛,饥来傍阶基。
亮无责报心,固以听所为。昨日有气力,飞跳弄藩篱。
今晨忽径去,曾不报我知。侥幸非汝福,天衢汝休窥。
京城事弹射,竖子不易欺。勿讳泥坑辱,泥坑乃良规。

  【注】《说文》:“鸱,鸢也。”鸟之贪恶者,其性好攫而善飞。公
意盖有所讥也。



华山女

街东街西讲佛经,撞钟吹螺闹宫庭。广张罪福资诱胁,听众狎恰排浮萍。
黄衣道士亦讲说,座下寥落如明星。华山女儿家奉道,欲驱异教归仙灵。
洗妆拭面著冠帔,白咽红颊长眉青。遂来升座演真诀,观门不许人开扃。
不知谁人暗相报,訇然振动如雷霆。扫除众寺人迹绝,骅骝塞路连辎輧。
观中人满坐观外,后至无地无由听。抽簪脱钏解环佩,堆金叠玉光青荧。
天门贵人传诏召,六宫愿识师颜形。玉皇颔首许归去,乘龙驾鹤来青冥。
豪家少年岂知道,来绕百匝脚不停。云窗雾阁事恍惚,重重翠幕深金屏。
仙梯难攀俗缘重,浪凭青鸟通丁宁。

  【注】《汉武帝故事》:“七月七日,上于承华殿斋正中,忽有青鸟
从西方来集。上问东方朔,朔曰:‘此西王母欲来。’有顷,王母至,有
三青鸟如乌,夹侍王母旁。”诗意盖取此。青或作三云。三鸟王母使,见
《山海经》、《楚辞·九叹》、江文通《杂诗》。今按:陶诗云三青鸟,
则青字亦未为无据也。或怪公排斥佛老,不遗余力,而于华山女独假借如
此,非也。此正讥其姿色假山灵以惑众,又讥时君不察,使失行妇人得
入宫禁耳。观其卒章豪家少年,云窗雾阁,翠幔金屏,青鸟丁宁等语,亵
慢甚矣,岂真以神仙处之哉!


 
〔共23頁〕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上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