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韩愈诗全集 <12>


 
  

 
韩愈诗全集

卷十二

诗集凡二十卷共二十三页·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唐】 韩愈 Han Yu




  

〔共23頁〕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上一頁 下一頁

  


古诗·之十二


读皇甫湜公安园池诗书其后二首

其一

晋人目二子,其犹吹一吷。区区自其下,顾肯挂牙舌。
春秋书王法,不诛其人身。尔雅注虫鱼,定非磊落人。
湜也困公安,不自闲穷年。枉智思掎摭,粪壤污秽岂有
臧。诚不如两忘,但以一概量。

其二

我有一池水,蒲苇生其间。虫鱼沸相嚼,日夜不得闲。
我初往观之,其后益不观。观之乱我意,不如不观完。
用将济诸人,舍得业孔颜。百年讵几时,君子不可闲。

  【注】公集有《和湜陆浑山火》及《书公安园池诗后》。今考持正
集,二诗皆亡。其佗诗,亦未尝有一传世者。偶然逸耶,抑皆不足以传
世也。刘贡父云:“持正不能诗,掎摭粪壤间。”公所以讥之,岂或然
欤。尝为陆浑尉,仕至工部郎中,分司东都,留守裴度辟为判官,此
诗当在陆浑尉后为郎中前作。



路傍堠〔以下四篇并元和十四年出为潮州作〕

堆堆路傍堠,一双复一只。迎我出秦关,送我入楚泽。
千以高山遮,万以远水隔。吾君勤听治,照与日月敌。
臣愚幸可哀,臣罪庶可释。何当迎送归,缘路高历历。

  【注】元和十四年春,出为潮州作。


食曲河驿

晨及曲河驿,凄然自伤情。群乌巢庭树,乳燕飞檐楹。
而我抱重罪,孑孑万里程。亲戚顿乖角,图史弃纵横。
下负明义重,上孤朝命荣。杀身谅无补,何用答生成。

  【注】驿在商、郑之间,公之潮州自蓝关入商陵,将过邓州而作。



过南阳

南阳郭门外,桑下麦青青。行子去未已,春鸠鸣不停。
秦商邈既远,湖海浩将经。孰忍生以戚,吾其寄馀龄。

  【注】南阳郑州,公赴潮州日作。



泷吏

南行逾六旬,始下昌乐泷。险恶不可状,船石相舂撞。
往问泷头吏,潮州尚几里。行当何时到,土风复何似。
泷吏垂手笑,官何问之愚。譬官居京邑,何由知东吴。
东吴游宦乡,官知自有由。潮州底处所,有罪乃窜流。
侬幸无负犯,何由到而知。官今行自到,那遽妄问为。
不虞卒见困,汗出愧且骇。吏曰聊戏官,侬尝使往罢。
岭南大抵同,官去道苦辽。下此三千里,有州始名潮。
恶溪瘴毒聚,雷电常汹汹。鳄鱼大于船,牙眼怖杀侬。
州南数十里,有海无天地。飓风有时作,掀簸真差事。
圣人于天下,于物无不容。比闻此州囚,亦在生还侬。
官无嫌此州,固罪人所徙。官当明时来,事不待说委。
官不自谨慎,宜即引分往。胡为此水边,神色久惝慌。
缸大瓶罂小,所任自有宜。官何不自量,满溢以取斯。
工农虽小人,事业各有守。不知官在朝,有益国家不。
得无虱其间,不武亦不文。仁义饬其躬,巧奸败群伦。
叩头谢吏言,始惭今更羞。历官二十馀,国恩并未酬。
凡吏之所诃,嗟实颇有之。不即金木诛,敢不识恩私。
潮州虽云远,虽恶不可过。于身实已多,敢不持自贺。

  【注】元和十四年赴潮州作。



赠别元十八协律六首

其一

知识久去眼,吾行其既远。瞢瞢莫訾省,默默但寝饭。
子兮何为者,冠珮立宪宪。何氏之从学,兰蕙已满畹。
于何玩其光,以至岁向晚。治惟尚和同,无俟于謇謇。
或师绝学贤,不以艺自挽。子兮独如何,能自媚婉娩。
金石出声音,宫室发关楗。何人识章甫,而知骏蹄踠。
惜乎吾无居,不得留息偃。临当背面时,裁诗示缱绻。

其二

英英桂林伯,实惟文武特。远劳从事贤,来吊逐臣色。
南裔多山海,道里屡纡直。风波无程期,所忧动不测。
子行诚艰难,我去未穷极。临别且何言,有泪不可拭。

其三

吾友柳子厚,其人艺且贤。吾未识子时,已览赠子篇。
寤寐想风采,于今已三年。不意流窜路,旬日同食眠。
所闻昔已多,所得今过前。如何又须别,使我抱悁悁。

其四

势要情所重,排斥则埃尘。骨肉未免然,又况四海人。
嶷嶷桂林伯,矫矫义勇身。生平所未识,待我逾交亲。
遗我数幅书,继以药物珍。药物防瘴疠,书劝养形神。
不知四罪地,岂有再起辰。穷途致感激,肝胆还轮囷。

其五

读书患不多,思义患不明。患足已不学,既学患不行。
子今四美具,实大华亦荣。王官不可阙,未宜后诸生。
嗟我摈南海,无由助飞鸣。

其六

寄书龙城守,君骥何时秣。峡山逢飓风,雷电助撞捽。
乘潮簸扶胥,近岸指一发。两岩虽云牢,水石互飞发。
屯门虽云高,亦映波浪没。余罪不足惜,子生未宜忽。
胡为不忍别,感谢情至骨。

  【注】《赠别元十八协律六首》或无别字。元十八,于诗不见其名,
柳子厚集有《送元十八山人南游序》亦不著其名。樊泽之谓元十八集虚,
见《乐天集·游大林寺序》。桂林伯,裴行立也。此诗赴潮州道中元和十
四年作。



初南食贻元十八协律

鲎实如惠文,骨眼相负行。蠔相黏为山,百十各自生。
蒲鱼尾如蛇,口眼不相营。蛤即是虾蟆,同实浪异名。
章举马甲柱,斗以怪自呈。其馀数十种,莫不可叹惊。
我来御魑魅,自宜味南烹。调以咸与酸,芼以椒与橙。
腥臊始发越,咀吞面汗騂。惟蛇旧所识,实惮口眼狞。
开笼听其去,郁屈尚不平。卖尔非我罪,不屠岂非情。
不祈灵珠报,幸无嫌怨并。聊歌以记之,又以告同行。

  【注】元和十四年抵潮州后作。



宿曾江口示侄孙湘二首

其一

云昏水奔流,天水漭相围。三江灭无口,其谁识涯圻。
暮宿投民村,高处水半扉。犬鸡俱上屋,不复走与飞。
篙舟入其家,暝闻屋中唏。问知岁常然,哀此为生微。
海风吹寒晴,波扬众星辉。仰视北斗高,不知路所归。

其二

舟行忘故道,屈曲高林间。林间无所有,奔流但潺潺。
嗟我亦拙谋,致身落南蛮。茫然失所诣,无路何能还。

  【注】湘,字北渚,老成之子,公兄弇之孙。元和十四年赴潮州作。



答柳柳州食虾蟆

虾蟆虽水居,水特变形貌。强号为蛙哈,于实无所校。
虽然两股长,其奈脊皴皰。跳踯虽云高,意不离泞淖。
鸣声相呼和,无理只取闹。周公所不堪,洒灰垂典教。
我弃愁海滨,恒愿眠不觉。叵堪朋类多,沸耳作惊爆。
端能败笙磬,仍工乱学校。虽蒙勾践礼,竟不闻报效。
大战元鼎年,孰强孰败桡。居然当鼎味,岂不辱钓罩。
余初不下喉,近亦能稍稍。常惧染蛮夷,失平生好乐。
而君复何为,甘食比豢豹。猎较务同俗,全身斯为孝。
哀哉思虑深,未见许回棹。

  【注】公在潮州,子厚在柳州,时元和十四年也。



别赵子(赵子名德,潮州人)

我迁于揭阳,君先揭阳居。揭阳去京华,其里万有馀。
不谓小郭中,有子可与娱。心平而行高,两通诗与书。
婆娑海水南,簸弄明月珠。及我迁宜春,意欲携以俱。
摆头笑且言,我岂不足欤。又奚为于北,往来以纷如。
海中诸山中,幽子颇不无。相期风涛观,已久不可渝。
又尝疑龙虾,果谁雄牙须。蚌蠃鱼鳖虫,瞿瞿以狙狙。
识一已忘十,大同细自殊。欲一穷究之,时岁屡谢除。
今子南且北,岂非亦有图。人心未尝同,不可一理区。
宜各从所务,未用相贤愚。

  【注】赵子名德。公为潮州刺史时,摄海阳尉,督州学生徒者。东坡
所谓“潮人初未知学,公命赵德为之师”,即其人也。公自潮移袁,诗以
别之。德,潮人,公欲与俱而不可耳。



除官赴阙至江州寄鄂岳李大夫(李程也)

盆城去鄂渚,风便一日耳。不枉故人书,无因帆江水。
故人辞礼闱,旌节镇江圻。而我窜逐者,龙钟初得归。
别来已三岁,望望长迢递。咫尺不相闻,平生那可计。
我齿落且尽,君鬓白几何。年皆过半百,来日苦无多。
少年乐新知,衰暮思故友。譬如亲骨肉,宁免相可不。
我昔实愚蠢,不能降色辞。子犯亦有言,臣犹自知之。
公其务贳过,我亦请改事。桑榆倘可收,愿寄相思字。

  【注】谓李程也。元和十五年九月,公自袁州召拜国子祭酒,行次盆
城作。



南山有高树〔行赠李宗闵〕

南山有高树,花叶何衰衰。上有凤凰巢,凤凰乳且栖。
四旁多长枝,群鸟所托依。黄鹄据其高,众鸟接其卑。
不知何山鸟,羽毛有光辉。飞飞择所处,正得众所希。
上承凤凰恩,自期永不衰。中与黄鹄群,不自隐其私。
下视众鸟群,汝徒竟何为。不知挟丸子,心默有所规。
弹汝枝叶间,汝翅不觉摧。或言由黄鹄,黄鹄岂有之。
慎勿猜众鸟,众鸟不足猜。无人语凤凰,汝屈安得知。
黄鹄得汝去,婆娑弄毛衣。前汝下视鸟,各议汝瑕疵。
汝岂无朋匹,有口莫肯开。汝落蒿艾间,几时复能飞。
哀哀故山友,中夜思汝悲。路远翅翎短,不得持汝归。

  【注】 据诗意,凤凰谓裴度,挟丸子谓李德裕、李绅、元稹也。据
《宗闵传》:“裴度伐蔡,引为彰义观察判官,蔡平,知制诰。长庆初,
钱徽典贡举。宗闵托所亲于徽,李德裕、李绅、元稹共白徽取士不以实,
坐贬剑州刺史,俄复为中书舍人。由是嫌怨显结,缙绅之祸,四十余年不
解。”此诗及下篇,盖长庆初作也。此诗当是宗闵初贬,公为祭酒时作。
后篇当是宗闵复入后作也,诗意可见。《新史》云“宗闵初为裴度引用,
及度荐李德裕可为宰相,宗闵遂与为怨,韩愈作“南山、猛虎行”。据度
荐德裕,在公殁后五年,史误矣。《苕溪渔隐诗话》云:“退之、宗闵俱
裴晋公征淮西时幕客也,退之作《南山有高树》及《猛虎行》赠宗闵,皆
略尽其终身所为。然退之无恙时,宗闵才为中书舍人,所为尚未暴。自钱
徽贬后,牛、李之憾始结。至其为相则退之死久矣,遂有封川之行。所谓
前汝下视鸟,各议汝瑕疵,乌鹊从噪之,虎不知所归者。何其明验也。”



猛虎行

猛虎虽云恶,亦各有匹侪。群行深谷间,百兽望风低。
身食黄熊父,子食赤豹麛。择肉于熊豹,肯视兔与狸。
正昼当谷眠,眼有百步威。自矜无当对,气性纵以乖。
朝怒杀其子,暮还食其妃。匹侪四散走,猛虎还孤栖。
狐鸣门两旁,乌鹊从噪之。出逐猴入居,虎不知所归。
谁云猛虎恶,中路正悲啼。豹来衔其尾,熊来攫其颐。
猛虎死不辞,但惭前所为。虎坐无助死,况如汝细微。
故当结以信,亲当结以私。亲故且不保,人谁信汝为。

  【注】诗题诸本有赠李宗闵字,今从唐、阁、蔡、李本云。蜀本总题
误以上题“赠李宗闵”四字缀《猛虎行》之上,后人因之。其实后诗不为
宗闵作也。 《猛虎行》,乐府旧题,非前诗类也。 《新史》又谓裴度荐
李德裕,宗闵怨之,为作此诗。荐事在大和三年,公没久矣,不可据。

 
 
 
〔共23頁〕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上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