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韩愈诗全集 <19>


 
  

 
韩愈诗全集

卷十九

诗集凡二十卷共二十三页·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唐】 韩愈 Han Yu




  

〔共23頁〕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上一頁 下一頁

  


◎ 附补遗


郓州谿堂诗〔并序〕

  宪宗之十四年,始定东平,三分其地,以华州刺史礼部尚书兼御史大
夫扶风马公摠为郓、曹、濮节度观察等使,镇其地。既一年,褒其军,号
曰“天平军”。上即位之二年,召公入,且将用之。以其人之安公也,复
归之镇。上之三年,公为政于郓曹濮也适四年矣,治成制定,众志大固,
恶绝于心,仁形于色,<立尃>心一力,以供国家之职。于时沂、密始分而
残其师,其后幽、镇、魏不悦於政,相扇继变,复归于旧,徐亦乘势逐帅
自置,同于三方。惟郓也截然中居,四邻望之。若防之制水,恃以无恐。
然而皆曰:郓为虏巢,且六十年,将强卒武。曹、濮于郓,州大而近,军
所根柢,皆骄以易怨。而公承死亡之后,掇拾之余,剥肤椎髓,公私扫地
赤立,新、旧不相保持,万目睽睽。公于此时,能安以治之,其功为大;
若幽、镇、魏、徐之乱,不扇而变,此功反小。 何也? 公之始至,众未
孰化,以武则忿以憾,以恩则横而肆,一以为赤子,一以为龙蛇,惫心罢
精,磨以岁月,然后致之,难也;及教之行,众皆戴公为亲父母,夫叛父
母,从仇雠,非人之情,故曰易。于是天子以公为尚书右仆射,封扶风县
开国伯以褒嘉之。公亦乐众之和,知人之悦,而侈上之赐也。于是为堂于
其居之西北隅,号曰“溪堂”,以餍士大夫,通上下之志。既飨,其从事
陈曾谓其众言:“公之畜此邦,其勤不亦至乎?此邦之人,累公之化,惟
所令之,不亦顺乎?上勤下顺,遂济登兹,不亦休乎?昔者人谓斯何!今
者人谓斯何!虽然,斯堂之作,意其有谓,而喑无诗歌,是不考引公德,
而接邦人于道也。”乃使来请,其诗曰:

帝奠九廛,有叶有年。有荒不条,河岱之间。及我宪考,
一收正之。视邦选侯,以公来尸。公来尸之,人始未信。
公不饮食,以训以徇。孰饥无食,孰呻孰叹。孰冤不问,
不得分愿。孰为邦蟊,节根之螟。羊很狼贪,以口覆城。
吹之喣之,摩手拊之。箴之石之,膊而磔之。凡公四封,
既富以强。谓公吾父,孰违公令。可以师征,不宁守邦。
公作谿堂。播播流水。浅有蒲莲,深有葭苇。公以宾燕,
其鼓骇骇。公燕谿堂,宾校醉饱。流有跳鱼,岸有集鸟。
既歌以舞,其鼓考考。公在谿堂,公御琴瑟。公暨宾赞,
稽经诹律。施用不差,人用不屈。谿有蘋苽,有龟有鱼。
公在中流,右诗左书。无我斁遗,此邦是庥。

  【注】本题,郓,音运,秦为薛郡,汉为东平国。《春秋》:“齐人
来归郓。” 此篇多从石本,退之文有石本者: 《郓州溪堂诗》《孟州济
源送李愿序》《京兆万年薛公达铭》《司马村柳子厚铭》《县北刘村路应
碑》《州廨田氏先庙碑》 《郑州荥阳索河上郑儋碑》 《衢州徐偃王碑》
《华州蒲城胡珦碑》《西京北邛权德舆碑》《广州南海神庙碑》《柳州罗
池碑》《潭州湘阴黄陵碑》《徐州节度掌书记厅石记》,其间异同,皆以
石本为正。长安薛氏有皇甫湜手帖云:“郓塘特高古风,敢树降旗,而作
者之下何人能及矣。崔侍御前日称叹,终席满座,不觉继烛。我唐有国,
退之文宗一人,不任钦慰之极。湜上侍郎宗伯。”郓塘,正谓此郓州溪堂
也。公时为兵部侍郎,曰宗伯者,文章宗伯也。



送张道士
  

大匠无弃材,寻尺各有施。况当营都邑,杞梓用不疑。
张侯嵩高来,面有熊豹姿。开口论利害,剑锋白差差。
恨无一尺捶,为国苔羌夷。诣阙三上书,臣非黄冠师。
臣有胆与气,不忍死茅茨。又不媚笑语,不能伴儿嬉。
乃著道士服,众人莫臣知。臣有平贼策,狂童不难治。
其言简且要,陛下幸听之。天空日月高,下照理不遗。
或是章奏繁,裁择未及斯。宁当不俟报,归袖风披披。
答我事不尔,吾亲属吾思。昨宵梦倚门,手取连环持。
今日有书至,又言归何时。霜天熟柿栗,收拾不可迟。
岭北梁可构,寒鱼下清伊。既非公家用,且复还其私。
从容进退间,无一不合宜。时有利不利,虽贤欲奚为。
但当励前操,富贵非公谁。



送郑十校理,得洛字

相公倦台鼎,分正新邑洛。才子富文华,校雠天禄阁。
寿觞佳节过,归骑春衫薄。鸟哢正交加,杨花共纷泊。
亲交谁不羡,去去翔寥廓。



送陆歙州傪
 

我衣之华兮,我佩之光。陆君之去兮,谁与翱翔。
敛此大惠兮,施于一州。今其去矣,胡不为留。
我作此诗,歌于远道。无疾其驱,天子有诏。



送汴州监军俱文珍

奉使羌池静,临戎汴水安。冲天鹏翅阔,报国剑铓寒。
晓日驱征骑,春风咏采兰。谁言臣子道,忠孝两全难。



赠崔立之〔以下十五首见《外集》〕

昔年十日雨,子桑苦寒饥。哀歌坐空室,不怨但自悲。
其友名子舆,忽然忧且思。搴裳触泥水,裹饭往食之。
入门相对语,天命良不疑。好事漆园吏,书之存雄词。
千年事已远,二字情可推。我读此篇日,正当寒雪时。
吾身固已困,吾友复何为。薄粥不足裹,深泥谅难驰。
曾无子舆事,空赋子桑诗。

  【注】此篇从《文苑》。公与立之唱和最多,有《赠崔立之评事》,
有《酬崔二十六少府》,有《寄崔二十六立之》,有《雪后寄崔二十六丞
公》,而此诗乃见于《外集》,又有《酬蓝田崔丞咏雪》之作,世传以为
公逸诗,今亦附集后云。



海 水

海水非不广,邓林岂无枝。风波一荡薄,鱼鸟不可依。
海水饶大波,邓林多惊风。岂无鱼与鸟,巨细各不同。
海有吞舟鲸,邓有垂天鹏。苟非鳞羽大,荡薄不可能。
我鳞不盈寸,我羽不盈尺。一木有馀阴,一泉有馀泽。
我将辞海水,濯鳞清冷池。我将辞邓林,刷羽蒙笼枝。
海水非爱广,邓林非爱枝。风波亦常事,鳞鱼自不宜。
我鳞日已大,我羽日已修。风波无所苦,还作鲸鹏游。

  【注】题水下或有诗字。观诗意谓当世无托足之地,有还归之兴。岂
贞元及第后,归江南时作耶?



赠河阳李大夫〔李芃,河阳节度使〕

四海失巢穴,两都困尘埃。感恩由未报,惆怅空一来。
裘破气不暖,马羸鸣且哀。主人情更重,空使剑锋摧。

  【注】李大夫,疑为李芃。德宗初,为河阳节度使。公年十二,当大
历十四年随伯兄会迁岭表,会卒,从郑嫂归葬河阳。时李希烈、李惟岳、
田悦、梁崇义、朱滔之徒,相扇继变,中原骚然。故祭郑嫂文云:“既克
反葬,遭时艰难。”而此诗亦有“四海失巢穴”之句,时年十四五矣。公
尝自言十三而能文,恐或然也。



苦寒歌

黄昏苦寒歌,夜半不能休。岂不有阳春,节岁聿其周,君何爱重裘。
兼味养大贤,冰食葛制神所怜。填窗塞户慎勿出,暄风暖景明年日。



芍药歌

丈人庭中开好花,更无凡木争春华。翠茎红蕊天力与,此恩不属黄钟家。
温馨熟美鲜香起,似笑无言习君子。霜刀翦汝天女劳,何事低头学桃李。
娇痴婢子无灵性,竞挽春衫来此并。欲将双颊一睎红,绿窗磨遍青铜镜。
一尊春酒甘若饴,丈人此乐无人知。花前醉倒歌者谁,楚狂小子韩退之。

  【注】一本作王司马红芍药歌。蜀本删去,今恐是公少作,姑存之。
一本芍字上,有“王司马红”四字,王司马不详为谁。贞元中,亦有芍药
一绝,乃元和十年知制诰时作。此不能知其作之时日矣。



赠徐州族侄〔以下十三首见《遗集》〕

我年十八九,壮气起胸中。作书献云阙,辞家逐秋蓬。
岁时易迁次,身命多厄穷。一名虽云就,片禄不足充。
今者复何事,卑栖寄徐戎。萧条资用尽,濩落门巷空。
朝眠未能起,远怀方郁悰。击门者谁子,问言乃吾宗。
自云有奇术,探妙知天工。既往怅何及,将来喜还通。
期我语非佞,当为佐时雍。



嘲鼾睡

澹师昼睡时,声气一何猥。顽飙吹肥脂,坑谷相嵬磊。
雄哮乍咽绝,每发壮益倍。有如阿鼻尸,长唤忍众罪。
马牛惊不食,百鬼聚相待。木枕十字裂,镜面生痱癗。
铁佛闻皱眉,石人战摇腿。孰云天地仁,吾欲责真宰。
幽寻虱搜耳,猛作涛翻海。太阳不忍明,飞御皆惰怠。
乍如彭与黥,呼冤受菹醢。又如圈中虎,号疮兼吼馁。
虽令伶伦吹,苦韵难可改。虽令巫咸招,魂爽难复在。
何山有灵药,疗此愿与采。

澹公坐卧时,长睡无不稳。吾尝闻其声,深虑五藏损。
黄河弄濆薄,梗涩连拙鲧。南帝初奋槌,凿窍泄混沌。
迥然忽长引,万丈不可忖。谓言绝于斯,继出方衮衮。
幽幽寸喉中,草木森苯。盗贼虽狡狯,亡魂敢窥阃。
鸿蒙总合杂,诡谲骋戾很。乍如斗呶呶,忽若怨恳恳。
赋形苦不同,无路寻根本。何能堙其源,惟有土一畚。

    【注】李希声家有退之遗诗数十篇,希声云:皆非也。 独《嘲
鼾》二篇似之,录于末。
  “南帝初奋槌,一窍曳混沌”:《庄子·应帝王》篇:南海之帝倏,
北海之帝忽,中央之帝混沌,相与甚善。倏与忽谋报混沌之德曰:“人皆
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混沌死。
  “草木森苯”:苯音本,〔图片字〕 ,《正字通》祖本切,丛
草也。苯”:草本丛生也。



昼 月

玉碗不磨著泥土,青天孔出白石补。兔入臼藏蛙缩肚,桂树枯株女闭户。
阴为阳羞固自古,嗟汝下民或敢侮,戏嘲盗视汝目瞽。



赠张徐州莫辞酒
  

莫辞酒,此会固难同。请看女工机上帛,半作军人旗上红。
莫辞酒,谁为君王之爪牙?春雷三月不作响,战士岂得来还家。



辞唱歌

抑逼教唱歌,不解看艳词。坐中把酒人,岂有欢乐姿。
幸有伶者妇,腰身如柳枝。但令送君酒,如醉如憨痴。
声自肉中出,使人能逶随。复遣悭吝者,赠金不皱眉。
岂有长直夫,喉中声雌雌。君心岂无耻,君岂是女儿。
君教发直言,大声无休时。君教哭古恨,不肯复吞悲。
乍可阻君意,艳歌难可为。

  【注】诸本注云:此篇恐非公作,今姑存之。



知音者诚希

知音者诚希,念子不能别。行行天未晓,携酒踏明月。



同窦、韦寻刘尊师不遇〔三字为韵,愈分得寻字〕

秦客何年驻,仙源此地深。还随蹑凫骑,来访驭风襟。
院闭青霞入,松高老鹤寻。犹疑隐形坐,敢起窃桃心。

  【注】此诗得于《五窦联珠集》。公时任都官外郎,同洛阳令窦牟、
河南令韦执中以访之,元和五年也。诗以同寻师为韵。人各一首。洪氏年
谱亦见。



春 雪

片片驱鸿急,纷纷逐吹斜。到江还作水,著树渐成花。
越喜飞排瘴,胡愁厚盖砂。兼云封洞口,助月照天涯。
暝见迷巢鸟,朝逢失辙车。呈丰尽相贺,宁止力耕家。

  【注】今按:此诗得于《文苑英华》,其后即以正集中《春雪诗》首
句云“新年都未有芳华”者系之,疑亦公作也。已上并方本所载,诸本所
无者,今悉存之。诸本更有《遗文》一卷,方独取《赠族侄》《嘲鼾睡》
三篇,余并不录,今并附见于后。其可疑者,亦但存其目而不载其文云。



酬蓝田崔丞立之咏雪见寄

京城数尺雪,寒气倍常年。泯泯都无地,茫茫岂是天。
崩奔惊乱射,挥霍讶相缠。不觉侵堂陛,方应折屋椽。
出门愁落道,上马恐平鞯。朝鼓矜凌起,山斋酩酊眠。
吾方嗟此役,君乃咏其妍。冰玉清颜隔,波涛盛句传。
朝飧思共饭,夜宿忆同毡。举目无非白,雄文乃独玄。



潭州泊船呈诸公

夜寒眠半觉,鼓笛闹嘈嘈。暗浪舂楼堞,惊风破竹篙。
主人看使范,客子读离骚。闻道松醪贱,何须吝错刀。



饮城南道边古墓上逢中丞过赠礼部卫员外少室张道士

偶上城南土骨堆,共倾春酒三五杯。为逢桃树相料理,不觉中丞喝道来。

  【注】中丞,谓裴度也。



池上絮

池上无风有落晖,杨花晴后自飞飞。为将纤质凌清镜,湿却无穷不得归。



赠贾岛(以下二首见《万首绝句》)

孟郊死葬北邙山,从此风云得暂闲。天恐文章浑断绝,更生贾岛著人间。



赠译经僧

万里休言道路赊,有谁教汝度流沙。只今中国方多事,不用无端更乱华。


题杜工部坟

何人凿开混沌壳,二气由来有清浊。孕其清者为圣贤,钟其浊者成愚朴。
英豪虽没名犹嘉,不肖虚死如蓬麻。荣华一旦世俗眼,忠孝万古贤人芽。
有唐文物盛复金,名书史册俱才贤。中间诗笔谁清新,屈指都无四五人。
独有工部称全美,当日诗人无拟伦。笔追清风洗俗耳,心夺造化回阳春。
天光晴射洞庭秋,寒玉万顷清光流。我常爱慕如饥渴,不见其面生闲愁。
今春偶客耒阳路,凄惨去寻江上墓。召朋特地踏烟雾,路人溪村数百步。
招手借问骑牛儿,牧儿指我祠堂路。入门古屋三四间,草茅缘砌生无数。
寒竹珊珊摇晚风,野蔓层层缠庭户。升堂再拜心恻然,心欲虔启不成语。
一堆空土烟芜里,虚使诗人叹悲起。怨声千古寄西风,寒骨一夜沉秋水。
当时处处多白酒,牛肉如今家家有。饮酒食肉今如此,何故常人无饱死?
子美当日称才贤,聂侯见待诚非喜。洎乎圣意再搜求,奸臣以此欺天子。
捉月走入千丈波,忠谏便沉汨罗底。固知天意有所存,三贤所归同一水。
过客留诗千百人,佳词绣句虚相美。坟空饫死已传闻,千古丑声竟谁洗?
明时好古疾恶人,应以我意知终始。

  【注】此退之《题杜工部坟》,惟见于刘斧《摭遗小说》,韩昌黎正
集无之,似非退之所作。然大历去元和,时之相去犹未为远,不当与本集
抵牾若是。乃后之好事俗儒,托而为之,以厚诬退之,决非退之所作也。
明矣!梦弼今谩录于此,以备后人之观览也。《集体注草堂杜工部诗·外
集·酬唱》附录,引蔡梦弼《草堂诗笺》。韩愈遗诗二首,辑自《全唐诗
外编》第四编,《全唐诗续补遗》卷七。



讼风伯


维兹之旱兮,其谁之由?我知其端兮,风伯是尤。山升云兮泽上气,雷鞭
车兮电摇帜。风浸浸兮将坠,风伯怒兮云不得止。暘乌之仁兮;念此下民,
閟其光兮不斗其神。嗟风伯兮,其独谓何;我于尔兮,岂有其他?求其时
兮修祀事,羊甚肥兮酒甚旨;食足饱兮饮足醉,风伯之怒兮谁使?云屏屏
兮吹使ㄤ之,气将交兮吹使离之;铄之使气不得化,寒之使云不得施。嗟
尔风伯兮,欲逃其罪又何辞?上天孔明兮,有纪有纲;我今上讼兮,其罪
谁当?天诛加兮不可悔,风伯虽死兮人谁汝伤!

  【注】讼或作谗,非是。德宗贞元十九年正月不雨,至七月甲戌。公
时为四门博士,作此专以刺权臣裴延龄、李齐运、京兆尹李实之徒,壅蔽
聪明,不顾旱饥,专于诛求,使人君恩泽不得下流,如风吹云,而雨泽不
得坠也。是年冬,公拜御史,竟以言旱饥谪阳山云。

 
 
 
〔共23頁〕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上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