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北宋〕刘攽诗集 <18>

  
  
  
     

刘攽诗集

【北宋】 刘攽 Lu Ban

 
卷十八
 
根据《全宋诗》《彭城集》等整理编校

  

  

  

〔共33卷〕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上一頁 下一頁


 

  

○ 五言 ○


● 五言古诗·之七 ●
 

次韵和杨叔恬赠郑秘丞

纬萧弃明珠,龟手安絣漂。浮生每殊涂,吹万亦异窍。
传剑不成显,谈舌无与掉。圜冠岂误身,儒术真寡要。
岁时不我与,壮年更稚少。白发绿鬓多,班班已盈照。
安排慕无闷,推命独孤笑。趋愚甘就迂,遣累稍夷峭。
嵯峨天门开,事业寄周召。登贤如弗及,得士故颇料。
乃知古犹今,孰有贺随吊。寸善曾不遗,有功辄先调。
骅骝自西极,翠羽出丹徼。黄钟陋巴歈,文鼎嗤畚筱。
况闻丘园秀,得以虚名钓。唯忧有道卷,莫敢后时诮。
食苹鹿相呼,在鹤鸡群叫。饭牛歌何哀,筑岩貌惟肖。
顾予乃迷方,黥劓谁与疗。章甫期适越,风帆欲逾峤。
敦敦乐瓢箪,耿耿甚荧耀。聊欢龟曳涂,犹畏牺入庙。
同声邈难期,僻陋常耳剽。逢君独欣然,夙昔共明诏。
屡闻诸侯辟,复见尚书召。奈何竟栖栖,尘土翳光曜。
西山悲采薇,鼎食归洒削。飞将不得封,重侯付嫖姚。
新篇一何工,大巧全众妙。上言道路勤,山海穷听眺。
次述畴昔游,弁髦迨冠醮。下云厌屡空,藜藿甘咀嚼。
英贤困奇蹇,为善谁复劭。譬如饮洪钟,伟量乃能釂。
郑公亦全材,大厦方䆗窱。珉瑶谢尺璧,丝管让清啸。
同当鹄翻云,肯为鱼在𦌒。千里由咫尺,西城始春烧。
吾闻天祐贤,柞棫民所燎。胡为沮溺俦,躬耕老蓬藋。


寄刘道原秘丞

君家庐山南,云水当户庭。丈人悬安车,鲵齿头发青。
吏隐粟三釜,翻书十二经。胡然辞羁旅,大江急扬舲。
太史司马公,老成兼典刑。周南叹留滞,武库森长扃。
叩关起九州,授简欢真詅。自兹访都邑,乘兴及郊坰。
清洛湛寒玉,嵩高环翠屏。宫观想旧躅,丛祠记遗铭。
俗物不挂眼,俚言谁载听。毕事黄鹄举,翩然问长亭。
念昔始相从,子少予壮龄。定交自倾盖,结好深鹡鸰。
放怀脱羁馵,高论穷杳冥。纵博恣叱枭,极饮常虚瓶。
后会十五年,见子云龙廷。官书职雠校,旧简同编硎。
瓠落无所容,柘弹缘蜻蜓。河梁一分手,南北如漂萍。
岁月不肯留,瞬息无暂停。跳丸指飞鸟,急雪看凋蓂。
壮怀益漫漫,衰鬓成星星。劳生百年间,所恃七尺形。
从衰得老病,讵足称最灵。而君复何为,疲苶非康宁。
目视乱白黑,奇疮出潜丁。饮肠日以狭,永夜甘独醒。
南方多奇药,芝朮馀芳馨。引年亦多术,何必非豨苓。
往昔志读书,苦心过聚萤。期以怪幻闻,岂只辨文鼮。
斑白乃自悟,有为皆浊腥。古来豪杰士,蒲卢祝螟蛉。
埋骨蒿艾间,鬼火犹青荧。孰知出宇宙,浩荡浮沧溟。
翳昏照白日,幽蛰惊迅霆。道心不可传,法语容亲聆。
怀君意无涯,永望几涕零。寄书南飞鸿,矫矫双翅翎。


送杨秘丞

结发仕明世,四十列朝籍。汉庭殊多贤,向子每叹息。
羁旅间何阔,相逢头已白。车马故匆匆,复为北州客。
萧条大河渚,疲瘵空城域。思得爱人长,而君著吏迹。
去思常蔼然,所居不赫赫。推此化百里,坐当致繁殖。
常服子路言,有志千乘国。饥馑师旅馀,可使义且力。
由来骋骐骥,历险始尽识。尚恨此中小,颇复拘绳墨。
太平进取难,子云尝执戟。金张许史间,无所用奇策。
不如课农桑,弦歌树风绩。无由之武城,赠诗慰相忆。


题孙昌龄归来亭

丈人发如漆,筋力不知老。七十置官归,时人以为早。
多公逍遥志,所向豁怀抱。虽云容膝安,不减专城好。
忘机睨云水,寓兴植芳草。世故不经听,尘轨从却扫。
壮子官瀛洲,济美擅词藻。亲欢适为主,家事意承考。
古云陶渊明,避俗非达道。息交以绝游,自处何枯槁。
公为乡先生,里邑每倾倒。一言可镇浮,不啻千金宝。
宦游失门户,驽蹇悲栈皂。祝身得如公,每食心再祷。


江南田家

种田江南岸,六月才树秧。借问一何晏,再为霖雨伤。
官家不爱农,农贫弥自忙。尽力泥水间,肤甲皆疥疮。
未知秋成期,尚足输太仓。不如逐商贾,游闲事车航。
朝廷虽多贤,正许赀为郎。


寄题萧山岁寒堂直己亭

我兄昔高第,时论推捷敏。由也政事科,五人实亲近。
古者邦诸侯,今之县令尹。试材非不难,善政知所蕴。
投虚刃若新,利刜钟已泯。遂驰能者声,肯作俗士窘。
高堂久颓挫,往者尝隐忍。即事新栋梁,开轩凌隐嶙。
后凋拔天材,破的见标准。山川濯襟尘,药饵纡客轸。
呜呼九州间,胜事岂有尽。向观松桧姿,稍欲死蒿堇。
始知岩穴士,自古须汲引。愿赋嘉树诗,为公广招隐。


与亭

构亭彼为谁,高士自相与。与游皆可人,与言是真语。
与醉不独醒,与歌从和汝。与忘形骸迹,与偕同出处。
实与不待求,久与非强许。世涂异冰炭,咫尺或龃龉。
开此与者风,宁当转弃予。


次韵穆父送仲至使北

结束大使车,张旃理轻策。八荒已信浮,万里无直责。
由来昆弟欢,庸非一日积。冠带引弓民,长城限疆埸。
边人安昼眠,老不逢斗格。将帅剽甲兵,褒衣垂韨縌。
金缯出王府,百万载书籍。候馆如鱼鳞,相望交国客。
外门名家驹,长大俨且硕。诵诗三百篇,岂减崔亭伯。
斯焉思无邪,群书矧探赜。指掌幽冀州,左右皆阡陌。
皇华一何远,区脱为我役。前驱弩在覢,郊候抹红额。
天声畅无外,不必关塞斥。但看书同文,依然具点画。
夷羞珍湩酪,胡舞喧匏革。猎围得狐兔,割鲜亦奚择。
儒生自古贵,忠信行蛮貊。虽令博望侯,何敢轻逢掖。

  〔编者注〕“猎围得狐兔”之“狐”,四库本作“孤”,据聚珍版改。


西都大内作

太紫异垂象,河洛殊出符。卜食绵往祀,宅中雄别都。
旋宫千万门,层城十二衢。佳丽帝王州,爽垲神明区。
过位思自饬,檐阙在必趋。琉璃映瓦翼,玱琅耀金铺。
白日互蔽亏,凉风倏来苏。仰视制作雄,疑有神物扶。
始知壮丽功,不使来世逾。择材自千章,衒巧非一图。
傥无日新美,何以除规模。西宾尚馀谕,望幸犹踟蹰。
何当树翠华,万玉趋赤涂。


慈孝寺送顾待制次韵和孔舍人

丈夫老益壮,鬓毛岂知秋。多君志慷慨,不避千里游。
跃马过黄河,北视三四州。要官在东序,河图间天球。
古来功名人,未就不肯休。譬如凿空使,尚致安石榴。
况今南亩民,往往东西流。还定安辑之,千仓仍万辀。


新作西池呈王守

清源注长波,萦回十里内。泓澄鉴群物,杂细分毛介。
旱岁未尝减,隆冬方可爱。传云五龙旧,疑有神物在。
惜此去人近,久随荆棘废。赏心一朝同,版筑四面会。
凿池两汉集,抗榭群山对。种花渐成蹊,栽竹俄自倍。
荷芰入四邻,鸥鸟盈千辈。鱼游明镜中,人语红尘外。
眷兹仁智乐,况乃登临最。沧浪欢濯缨,药饵劝飞盖。
讼闲固材胜,神逸自形泰。愿言载笔间,屡得从公迈。


泛舟

出郭已清思,浮舟暂长啸。水云两涵泳,青翠相照耀。
赏心随值遇,物色相顾召。逍遥忘回期,顷刻揽众妙。
白鸥亦知机,潜鱼不可钓。飞沉信乐然,回首寄一笑。


和黄节推陪王守泛舟

清池堪百亩,珍木多十围。灌泉昔未盈,移树今更肥。
境豁自心匠,宴游及韶辉。居然坐高斋,不减临郊扉。
青旗贳冻酒,春服成单衣。游人半童叟,好鸟偕鸣飞。
彤襜照银章,宾从相因依。置觞面高轩,密坐罗芳菲。
清笳急鸣鼓,红妆耀迟晖。澄潭止可鉴,画楫相与挥。
曳裾载笔简,自顾才也微。之子倾盖贤,赏心谅云稀。
长歌善必赓,旧令繁勿违。徒令夕阳暝,不醉终无归。


舟行

川形直如线,川水疾如箭。扁舟急鸣橹,顷刻异州县。
晤语不及闻,注视目已眩。川后扈予桡,黄鹄莫我先。
客行自超越,快意令人羡。寄语幽并儿,勿誇鞍马便。


题卞大夫西湖所居

献玉晚见售,刺虎有馀勇。宦游四十年,老发成种种。
乘轩非不荣,半刻未为冗。而有田园归,末路益光宠。
平湖澹空阔,古木俱秀耸。樵斧间渔舟,稻畦连麦陇。
田舍易所求,达生厚自奉。晏眠胜饮冰,一笑异将恐。
予亦濩落人,不知物外重。卖书问东家,此计行接踵。


重用前韵赠卞大夫

辞满苦不早,独往始为勇。闻君湖上田,二顷容五种。
力农有休期,杂费宁谓冗。岁事副夙心,素封弥假宠。
若人寿者相,眉豪耳秀耸。陶公请息交,林类歌面陇。
诸侯非得友,明诏期不奉。丛茂鸟所安,渊深鱼勿恐。
由来浮云志,九鼎未加重。胡为突不黔,憔悴摩顶踵。


江行

移舟次北渚,风水亦有说。隐几见群山,昂头看新月。
田舍烟微茫,江船火明灭。夕阳归鸟尽,入夜人语绝。
劳生间忧虞,各自有怡悦。趣取一时欢,谁能问蛮越。


题刘羲叟著作泽州园亭

王屋连太行,重关束其左。自古悲摧轮,多君识高卧。
凿泉深百尺,养竹成万个。诗书满高屋,谈笑惊四座。
人常求赢馀,世每敝名货。看君逍遥风,陶阮不远过。


次韵

落泉无时休,泄云常自还。居然万峰秀,共此亭户间。
擘华力何壮,凿陇巧已艰。造幽非近规,会心宁愧颜。
朝扉面苍苍,夜枕听潺潺。莳以松桂丛,葱翠皆可攀。
长歌发真赏,锦绣先斓斑。座客齐起予,清玉联玦环。
夙龄慕远游,未能遍人寰。学仙理茫昧,遁俗事间关。
风波天一隅,不到三神山。终当振衣往,对境聊自闲。


贺吴九

儒术喜迂阔,学官每留滞。君侯诚百一,才智两自异。
新书三十章,慷慨天下事。每闻一篇奏,左右称万岁。
峨峨蓬莱山,册府上帝秘。紬书必英才,念子方历试。
前此三数公,致身自容易。心知青云路,已识翰飞地。
岂独铅椠间,是正琼瑶字。顾念倾盖交,寂寞弹冠意。


盆池

覆杯坳堂上,儿戏种莲芰。自怜守甔石,及物功已细。
虫鱼共涵泳,蘋萍生自恣。清澄照毛发,列宿镇三四。
炎风久无雨,淮海日腾沸。岂不潜蛟龙,莫肯救憔悴。
惜哉万里波,贻此升斗愧。人当问能否,何必嫌小器。


赠黄安期推官

退之谪阳山,始得区生喜。其后迁揭阳,颇复称赵子。
穷荒非人境,瘴海绝涯涘。亲识久去眼,此言不到耳。
所欢诚易为,未必尽洵美。谕如逃虚空,闻人足音尔。
我来衡山阳,情况本异此。一意等万殊,何尝分远迩。
四海皆兄弟,蛮貊固州里。而于择友间,颇戒不如己。
乃得黄夫子,风韵淡如水。为学本之性,言文贯于理。
遗我累幅书,磊落字盈纸。不诡亦不矫,不华仍不俚。
胡为连城珍,韫藏椟与匦。赏心一何快,区赵非所拟。
昔我在朝廷,尝得二三士。声名未振发,自任以为耻。
于今复何能,有志而已矣。譬将助飞迁,身方在泥滓。
作诗写吾心,词殚意未已。

  〔原集题按〕按攽本传,从知兖、亳二州,吴居厚代为转运使,奉行法令致财赋,乃追坐攽废弛,黜监衡州盐仓。诗内言“我来衡山阳”,当即监盐仓时也。


同韩持国游五岳观,时原甫暨诸公先在,因寄江邻几、梅圣俞

简服车马轻,出郭尘埃远。况兹偶同好,慵惰重推挽。
寿宫如屯云,重门谨关键。五城十二楼,瑶池芙蓉苑。
境深日迟永,天近春纤婉。异花秀烨烨,弱柳垂宛宛。
初从钧天游,列帝皆龙衮。俗骨已屡惊,凌虚翻自忖。
却逢桃源客,笑语何缱绻。尚留樵叟棋,竞劝胡麻饭。
金醴泛馀杯,芝英饵丰本。平生此游胜,馀恨相知晚。
重来恐已迷,尽兴仍忘返。群公谪神仙,吏隐亦肥遁。
尚平夙昔志,读易明益损。宁知五岳期,不待越崖巘。
何当谢羁束,相与同息偃。

  〔编者注〕“异花秀烨烨”之“烨烨”原作“的的”,据聚珍版改。


夏夜露坐

林卧霄露清,仰观众星晖。上天垂光彩,楼观何参差。
阁道绝银汉,华盖临紫微。凝神云霓表,忽与汗漫期。
整衣阊阖门,濯足牛女矶。酌酒援北斗,鼓箑招南箕。
极意谢嚣烦,尘世良喧卑。


雨后

雨后炎氛减,空堂起清凉。萧萧野风声,淡淡孤月光。
晚睡梦亦短,常苦秋夜长。停灯览群书,坐以待未央。
鸡犬互争栖,邻里舂黄粱。中夜寂无喧,蟋蟀鸣我傍。


送福州范文学兼寄张宜

山林忍长饥,君门不易入。今时行路难,自古志士泣。
范生岷峨秀,学古名字立。流沙万里驹,未恨晚羁絷。
一命吏瓯越,扁舟去乡邑。文学亦备员,海禺更卑湿。
扬帆下三峡,南斗安可挹。问津颇浩荡,蹈险实蹇涩。
吾闻养贤俊,不但糠籺给。乃知黄金台,始隗众士集。
送行勿惆怅,人寿期七十。古来功名士,白发亦可及。
因君谢张老,青紫未易拾。且当黄鹄举,不尔玄蛇蛰。


送孙巨源

衰老不择交,倾怀未尝悔。非吾相知心,亦有中获罪。
谁能若楸柏,雪霜不变改。自念孤剑心,炯然镇长在。
识君始恨晚,及此将十载。相与忘形骸,依然见乐恺。
翔凤刷羽仪,天真辉文彩。清泉浚长源,滥觞已自倍。
乘间辄相过,慰我胸傀礧。使我意轩昂,脱我中心痗。
今君官南州,扬帆尽淮海。腰绶盘青緺,儿衣间缯綵。
兰羞当及时,倚门方有待。一值归飞鸿,寄声尚无怠。


颍州和永叔

羁鸟能择木,游鱼知赴渊。飞沈岂异志,行止私自怜。
玩世本无术,辟人庸得贤。卜居幸乐国,负郭依良田。
心与地俱远,我徒共熙然。生涯亦何有,聊以忘吾年。


送谢大城南,还游集禧观,寄谢大,得箕字

骤雨堕河汉,烈风振南箕。秋阴变萧爽,重此田野期。
森木蔽严籞,交流会清池。幽鹭起丰草,鸣蝉嘒乔枝。
客车忽已远,樽酒难重持。谁令语言适,深作别后思。
夕霁归马轻,叩户仙真祠。羽人披衣笑,官殿凉参差。
黄鹄自飞来,青竹方可骑。相从岂无术,望君隔前陂。


书怀

幼学慕高远,读书不求解。志为逍遥游,耻以声名卖。
宁从子桑简,不愿伯夷隘。未常忧瓠落,岂复顾机械。
遁时良无闷,涉俗适得怪。但使心休休,那论行夬夬。
世涂剧坎阱,人理甚蜂虿。低颜费将迎,非意成睚眦。
铁冠喜弹画,法吏乐罥絓。洗濯出瘢痍,丹青恣描画。
抗言畏不伤,奉职谓匪懈。指擿本无瑕,销铄缘鼓韛。
群嬉更啸呼,斗巧逾狡狯。抵巇加捷翻,取必期称快。
上恩初优假,一眚犹纵解。虽蒙三面宽,未免六翮铩。
全生愧液樠,有道羡瘖瞆。失马未必悲,堕甑何足喟。
后皇物群生,大块为之噫。在盈或时亏,有支那可坏。
行苇无践履,甘棠勿剪拜。犹将采葑菲,讵有弃菅蒯。
宁当置韶濩,始欲荐任韎。厌饫椒与兰,玩惜饐而餲。
宿名守枯槁,知命遗芥蒂。猖狂蹈大方,屈服嗌若喝。
腰舟虽云慎,吹齑亦已惫。既往诚无追,有来当自戒。
萧萧鬓毛改,杳杳岁月迈。愚谋向千失,晚悟犹一洒。
龟手世絣絖,支离保针茝。鬻渡学操舟,闭肆从问卦。
念皆贤者为,亟闻古人话。有田倚江湖,往岁成亩浍。
还归岂无图,绪业颇未败。采菰仍得鱼,种榆因及薤。
小屋蔽蓬茅,大囷输精稗。逢迎具壶浆,称贷偿私债。
暑从泉流濯,寒有檐日晒。何苦事明经,区区矜地芥。


剥枣

枣下人不行,四旁生蒺藜。秋来见成实,粲粲青红垂。
敲树落碧瓦,溅石投赤矶。纷纷竞口实,聊混儿女为。
树上已空枝,树下亦有蹊。人事但如此,桃李真自欺。


  〔编者注〕以上《彭城集》卷六。

  


〔共33卷〕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上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