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谢灵运诗全集 <1>


 
  

 
谢灵运诗全集

<卷一>

诗集凡四卷共四页·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南北朝·宋】谢灵运 Xie Ling Yun




  

〔共四頁〕 1 2 3 4 第一頁 下一頁

  


谢灵运

〔385-433〕

  谢灵运,原籍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出生于会稽始宁(今浙江上虞),育于钱塘(今杭州)杜明师道馆,直到十五岁才由钱塘接回建康(今南京),住在朱雀桥边的乌衣巷内,因此巷人都叫他“客儿”,人称“谢客”。他出身于名门望族,祖父谢玄是东晋名将,在淝水之战中和叔父谢石、族弟谢琰一起,以八万人马大破前秦苻坚号称的百万大军。维护了东晋偏安局面,被封为康乐县公。父亲谢瑛袭爵任秘书郎,母亲是东晋名书法家王献之外甥女。其祖辈、父辈亲族中为显爵大官者甚多。显赫家世及优裕生活使谢灵运自幼有一个良好的受教机会,但性格高傲、任性、不受拘束,萌下日后受害祸根。由于其父早逝,其十八岁即承袭“康乐公”爵号,食邑两千户,世称“谢康乐”。
  二十岁时,即晋安帝义熙元年(405),开始踏上仕途。 因生当乱世,其在政治风波中亦难免经受颠簸。初任琅王大司马行参军,次年转为抚军将军刘毅的记室参军。义熙七年(411),刘毅反对刘裕兵败自杀,谢混也被诛杀。谢混乃谢安之孙,谢灵运族叔。刘裕没有深究谢灵运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反而起用他为大尉参军(时刘裕官居太尉),次年改为秘书丞,但不久即被免官,赋闲三年。义熙十二年(416),再度出仕,为骠骑将军刘道怜的谘议参军,转中书侍郎,后为世子中军谘议、黄门侍郎。十四年,任相国从事中郎。元熙元年(419),谢家有一门人与灵运小妾通奸,灵运使人杀于水边,为王弘所弹劾,再次免官。元熙二年,刘裕取代东晋,正式即位皇帝,改国号为宋,改元“永初”,下诏一律废除晋代封爵,只对王导、谢安、温峤、陶侃、谢玄五家例外,但爵位下降一级,食邑减少,谢灵运亦由公爵降为“康乐县侯”,食邑500户。
  永初三年(422),宋武帝刘裕驾崩,太子义符即位,称少帝,仅十七岁。傅亮为中监尚书今,谢晦为中书今,徐羡之为司空、录尚书事;该几人擅权独行,独揽朝纲。少帝非帝王之才,不久即被废。按封建宗法规定,应由刘裕次子庐陵王义真继位,但权臣们却拥戴刘裕三子义隆。庐陵王义真,聪明、爱文士,在其门下知名人士有谢灵运、颜延之和慧琳(高僧)等。徐羡之等权臣为剪除庐陵王羽翼,当武帝刘裕病重时,即策划下诏,把义真调离京城,继而以“构扇异同,非毁执政”贬谢灵运为永嘉郡太守,任颜延之为始安(今广西桂林)太守,慧琳也被逼离建康。 随后于景平二年(424)即废少帝义符。不久,义符、义真均遭杀害。义隆登基后,称宋文帝,改元“元嘉”。到元嘉三年,文帝地位已固,就断然诛杀擅权专政的徐羡之、傅亮、谢晦等人。谢灵运被召至京为秘书监,寻迁诗中,颇受宠遇。但始终是个侍从文臣,不久又托病回始宁过隐居生活。
  元嘉八年(431),灵运请求把会稽郡东郭的回踵湖与始宁的岯崲湖之水排掉,以开垦造田。会稽太守孟顗不同意,谢灵运指责孟顗不为利民着想,而是自己信佛戒杀生,怕湖中鱼虾丧失才反对垦田。并嘲笑他说:“得道靠的是天性聪慧,你虽然生在我前,成佛必在我后。”孟深恨之,状告其有“异志”,灵运连夜赴京申辨,文帝不予追究,将其留于建康。半年之内,编定64583卷“四部书” 目录,并和名僧慧严、慧观等共同润饰昙无谶译的《大般涅槃经》。旋出任临川(今江西抚州市西)内史。在临川他依然纵游无度,为有司所纠。九年,司徒刘义康竟遣使去收捕他,谢灵运无法忍受耻辱,调兵拒捕,于是降死一等,流放广州。十年,被诬参与农民谋反活动,在广州被杀,时年49岁。
  谢灵运诗,多以自然景物取材,尤以山水名胜遣怀寓志,可谓情景交融,静谧高远,开创了自汉魏以来山水诗派之先河。不过,谢灵运修文意识深受玄学影响,又笃信佛说,加之其所处年代距今甚远,文学语言运用习惯又与今代差别较大,故其诗文之中多有今人艰涩难懂词句,但不足以诟病。

            子夜星网站 2007.12.21

  ----- 相关资料 -----
  ◇ 附南北朝宋诗人谢灵运简介资料

  


善哉行
  

阳谷跃升,虞渊引落。景曜东隅,晼晚西薄。
三春燠敷,九秋萧索。凉来温谢,寒往暑却。
居德斯颐,积善嬉谑。阴灌阳丛,凋华堕萼。
欢去易惨,悲至难铄。击节当歌,对酒当酌。
鄙哉愚人,戚戚怀瘼。善哉达士,滔滔处乐。


陇西行

昔在老子,至理成篇。柱小倾大,绠短绝泉。
鸟之栖游,林檀是闲。韶乐牢膳,岂伊攸便。
胡为乖枉,从表方圆。耿耿僚志,慊慊丘园。
善歌以咏,言理成篇。


日出东南隅行

柏梁冠南山,桂宫耀北泉。晨风拂幨幌,朝日照闺轩。
美人卧屏席,怀兰秀瑶璠。皎洁秋松气,淑德春景暄。


长歌行

倐烁夕星流,昱奕朝露团。粲粲乌有停,泫泫岂暂安。
徂龄速飞电,颓节骛惊湍。览物起悲绪,顾已识忧端。
朽貌改鲜色,悴容变柔颜。变改茍催促,容色乌盘桓。
亹亹衰期迫,靡靡壮志阑。既惭臧孙慨,先愧杨子叹。
寸阴果有逝,尺素竟无观。幸赊道念戚,且取长歌欢。


苦寒行

岁岁层冰合,纷纷霰雪落。浮阳减清晖,寒禽叫悲壑。
饥爨烟不兴,渴汲水枯涸。


苦寒行

樵苏无夙饮,凿冰煮朝飡。悲矣采薇唱,苦哉有余酸。


豫章行

短生旅长世,恒觉白日欹。览镜睨颓容,华颜岂久期。
茍无回戈术,坐观落崦嵫。


相逢行

行行即长道,道长息班草。
邂逅赏心人,与我倾怀抱。
夷世信难值,忧来伤人,平生不可保。
阳华与春渥,阴柯长秋槁。
心慨荣去速,情苦忧来早。
日华难久居,忧来伤人,谆谆亦至老。
亲党近恤庇,昵君不常好。
九族悲素霰,三良怨黄鸟。
迩朱白即頳,忧来伤人,近缟洁必造。
水流理就湿,火炎同归燥。
赏契少能谐,断金断可宝。
千计莫适从,万端信纷绕。
巢林宜择木,结友使心晓。
心晓形迹畧,畧迩谁能了。
相逢既若旧,忧来伤人,片言代纻缟。


折杨柳行

骚屑出穴风,挥霍见日雪。飕飕无久摇,皎皎几时洁。
未觉泮春冰,已复谢秋节。空对尺素迁,独视寸阴灭。
否桑未易系,泰茅难重拔。桑茅迭生运,语默寄前哲。


泰山吟

岱宗秀维岳,崔崒刺云天。岝崿既崄巘,触石辄芊绵。
登封瘗崇坛,降禅藏肃然。石闾何晻蔼,明堂秘灵篇。


君子有所思行

总驾越钟陵,还顾望京畿。踯躅周名都,游目倦忘归。
市鄽无阨室,世族有高闱。密亲丽华苑,轩甍饰通逵。
孰是金张乐,谅由燕赵诗。长夜恣酣饮,穷年弄音徽。
盛往速露坠,衰来疾风飞。余生不欢娱,何以竟暮归。
寂寥曲肱子,瓢饮疗朝饥。所秉自天性,贫富岂相讥。


悲哉行

萋萋春草生,王孙游有情。差池燕始飞,夭袅桃始荣。
灼灼桃悦色,飞飞燕弄声。檐上云结阴,涧下风吹清。
幽树虽改观,终始在初生。松茑欢蔓延,樛葛欣虆萦。
眇然游宦子,晤言时未幷。鼻感改朔气,眼伤变节荣。
侘傺岂徒然,澶漫绝音形。风来不可托,鸟去岂为听。


会吟行

六引缓清唱,三调伫繁音。列筵皆静寂,咸共聆会吟。
会吟自有初,请从文命敷。敷绩壶冀始,刊木至江汜。
列宿炳天文,负海横地理。连峰竞千仞,背流各百里。
滮池溉粳稻,轻云暧松杞。两京愧佳丽,三都岂能似。
层台指中天,高墉积崇雉。飞燕跃广途,鹢首戏清沚。
肆呈窈窕容,路曜□娟子。自来弥世代,贤达不可纪。
勾践善废兴,越叟识行止。范蠡出江湖,梅福入城市。
东方就旅逸,梁鸿去桑梓。牵缀书土风,辞殚意未已。
 

  【注】“路曜□娟子”:“□”,浏览器未录入
字,字结构[女便],音骈 pián 。 ~娟:美好,美

貌,美女。参考图片字:


缓歌行

飞客结灵友,凌空萃丹丘。习习和风起,采采彤云浮。
娥皇发湘浦,霄明出河洲。宛宛连螭辔,裔裔振龙旒。


燕歌行

孟冬初寒节气成,悲风入闺霜依庭。秋蝉噪柳燕辞楹,念君行役怨边城。
君何崎岖久徂征,岂无膏沐感鹳鸣。对君不乐泪沾缨,辟窗开幌弄秦筝。
调弦促柱多哀声,遥夜明月鉴帷屏。谁知河汉浅且清,展转思服悲明星。


鞠歌行

德不孤兮必有邻,唱和之契冥相因。譬如虬虎兮来风云,亦如形声影响
陈。心欢赏兮岁易沦,隐玉藏彩畴识真。叔牙显,夷吾亲。郢既殁,匠
寝斤。览古籍,信伊人。永言知己感良辰。


顺东西门行

出西门,眺云间,挥斤扶木坠虞泉。信道人,鉴徂川,思乐暂舍誓不旋。
闵九九,伤牛山,宿心载违徒昔言。竞落运,务颓年,招命侪好相追牵。
酌芳酤,奏繁弦。惜寸阴,情固然。


上留田行

薄游出彼东道,上留田。薄游出彼东道,上留田。
循听一何矗矗,上留田。澄川一何皎皎,上留田。
悠哉逷矣征夫,上留田。悠哉逷矣征夫,上留田。
两服上阪电游,上留田。舫舟下游飚驱,上留田。
此别既久无适,上留田。此别既久无适,上留田。
寸心系在万里,上留田。尺素遵此千夕,上留田。
秋冬迭相去就,上留田。秋冬迭相去就,上留田。
素雪纷纷鹤委,上留田。清风飚飚入袖,上留田。
岁云暮矣增忧,上留田。岁云暮矣增忧,上留田。
诚知运来讵抑,上留田。熟视年往莫留,上留田。

 

三月三日侍宴西池诗

详观记牒,鸿荒莫传。降及云鸟,曰圣则天。
虞承唐命,周袭商艰。江之永矣,皇心惟眷。
矧乃暮春,时物芳衍。滥觞逶迤,周流兰殿。
礼备朝容,乐阕夕宴。

  【注】“滥觞 lànshāng”:
  喻江河发源处水弱,仅可浮起酒杯。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江水一》
“江水自此已上至微弱,所谓发源滥觞者也。”清钱谦益《南京吏部右侍
郎顾起元父国辅赠通议大夫制》:“朕闻黄河之水,源可滥觞。”
  喻指指小河流。又喻事物起源、发端。《初学记》卷十六引 唐 虞世
南《琵琶赋》:“强秦创其滥觞,盛汉尽其深致。”唐刘知几《史通·序
例》:“滥觞肇迹,容或可观,累屋重架,无乃太甚!”


赠从弟弘元诗六首

其一

  从弟弘元,为骠骑记室参军。义熙十一年十月十日,从镇江陵,赠以
此诗。

毖彼明泉,馥矣芳荑。扬晔神皋,澄清灵溪。
灼灼吾秀,徽美是谐。誉必德昭,志由业栖。

其二

憩凤于林,养龙在泉。舍潜就跃,假云翔天。
餁以味变,台以明宣。言辞戚朝,聿来鼎藩。

其三

昔尔同事,谓予偕征。暌合无朕,聚散有情。
我端北署,子腾南溟。申非授乖,饮泪凄声。

其四

缅邈荆巫,杳翳江湍。三千既旷,繇役实难。
想象微景,延伫音翰。因云往情,感风来叹。

其五

寝处燕说,指辰忌薄。仳离未几,节至采获。
静念霜繁,长怀景落。人道分虑,前期靡托。

其六

视听易狎,冲用难本。违真一差,顺性谁卷。
颜子悔伤,蘧生化善。心愧虽厚,行迷未远。
平生结诚,久要罔转。警掉候风,侧望双反。


答中书诗八首

其一

悬圃树瑶,昆山挺玉。流采神皋,列秀华岳。
休哉美宝,擢颖昌族。灼灼风徽,采采文牍。

其二

伊昔昆弟,敦好闾里。我暨我友,均尚同耻。
仰仪前修,绸缪儒史。亦有暇日,啸歌宴喜。

其三

聚散无期,乖仳易端。之子名扬,鄙夫忝官。
素质成漆,巾褐惧兰。迁流推薄,云胡不叹。

其四

中予备列,子赞时庸。偕直东署,密勿游从。
彼美显价,煌煌逸踪。振迹鼎朝,翰飞云龙。

其五

嗟兹飘转,随流如萍。台岳崇观,僚士惟明。
璅璅下路,从公于征。遡江践汉,自徐徂荆。

其六

契阔北京,劬劳西郢。守官末局,年月已永。
孰是疲劣,逢此多□。厚颜既积,在志莫省。

其七

凄凄离人,惋乖悼己。企伫好音,倾渴行李。
矧乃良朋,贻我琼玘。久要既笃,平生盈耳。
申复情言。欣叹互起。何用托诚。寄之吾子。

【注】“欣叹互起”:互, 诗中原字
为古体字,同“互”。有人将此字在本句中解
作“牙”或“平”均误。 该字参见《增广字
学举偶》注: 即“互”字。 《字汇》注:与
“互”同。《正字通》注:俗“互”字。

其八

在昔先师,任诚师天。刻意岂高,江海非闲。
守道顺性,乐兹丘园。偕友之唱,敬悦在篇。
霜露荏苒,日月如捐。相望式遄,言归言旋。


赠从弟弘元时为中军功曹住京诗五首

其一

于穆冠族,肇自有姜。峻极诞灵,伊源降祥。
贻厥不已,历代流光。迈矣夫子,允迪清芳。

其二

昔闻兰金,载美典经。曾是朋从,契合性情。
我违志槩,显藏无成。畴鉴予心,托之吾生。

其三

维翰孔务,明时劳止。我求髦俊,以作僚士。
佥曰尔谐,俾蕃是纪。逝将去我,言念北鄙。

其四

契阔羣从,缱绻游娱。历时阅岁,寒暑屡徂。
接席密处,同轸修衢。孰云异对,翔集无殊。

其五

子既祗命,饯此离襟。良会难期,朝光易侵。
人之执情,吝景悼心。分手遵渚,倾耳淑音。

【注】“吝景悼心”:吝, 诗中原作
为古体字。与“吝”“恡”同。 但有的版本
牵强用“郄”则大错。


赠安成诗七首


其一

时文前代,徽猷系从。于迈吾子,诞俊华宗。
明发迪吉,因心体聪。微言是赏,斯文以崇。

其二

用舍谁阶,宾名相传。秘丘发轸,千里知贤。
抚翼宰朝,翰飞戚蕃。佐道以业,淑问聿宣。

其三

相彼景响,有比形声。始云同宗,终焉友生。
棠棣隆亲,頍弁鉴情。缅邈岁月,缱绻平生。

其四

明政敦化,矜恤载怀。用掇良彦,循我人黎。
江既永矣,服亦南畿。解袂告离,云往风飞。

其五

挥手未几,钻燧推斥。青春屏辔,素秋系迹。
媚彼时渔,恋此分拆。我劳行久,实获予戚。

其六

昔在先道,垂诰亨鲜。亦曰于豹,调和韦弦。
清静有默,平正无偏。钦隆令绩,慰沃愿言。

其七

驽不逮骏,莸不间熏。三省朽质,再沾庆云。
仰惭蓼萧,俯惕惟尘。将拭旧褐,朅来虚汾。
畴咨亮款,敬告在文。


答谢谘议诗八首

其一

玉衡迅驾,四节如飞。急景西驰,奔浪赴沂。
英华始翫。落叶已稀。惆怅衡皋。心焉有违。

其二

告离甫尔,荏冉回周。怀风感迁,思我良畴。
岂其无人,莫与好仇。孰曰晏安,神往形留。

其三

感昔戎行,远暨西垠。僶俛于役,不敢告勤。
尔亦同事,契阔江濆。庶同支离,攘臂解纷。


其四

鸣鹄在阴,自幽必显。既曰有声,因风易演。
逶迤云阁,司帝之典。蔚彼遗藉,如莹如洗。

其五

齐仲善交,在久弥敬。自我之遘,一遇而定。
于穆谢生,以和缮性。有言属耳,有文在咏。

其六

寡弱多幸,逢兹道泰。荷荣西荒,晏然解带。
翦削前识,任此天籁。人对遇矣,何惧何害。

其七

掻首北眷,清对未从。瞻云累叹,思□御风。
良愿易违,嘉乐难逢。微我无衣,温凉谁同。

其八

古人善身,实畏斯名。缘督何贵,卷耀藏馨。
九言之赠,实由未冥。片音或重,玙璠可轻。

 
 
〔共四頁〕 1 2 3 4 第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