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星网站 >> 古代诗词 >> 韩愈诗全集 <9>


 
  

 
韩愈诗全集

卷九

诗集凡二十卷共二十三页·子夜星网站整理编校

 
【唐】 韩愈 Han Yu




  

〔共23頁〕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上一頁 下一頁

  


古诗·之九


辛卯年雪

元和六年春,寒气不肯归。河南二月末,雪花一尺围。
崩腾相排拶,龙凤交横飞。波涛何飘扬,天风吹幡旂。
白帝盛羽卫,鬖髿振裳衣。白霓先启途,从以万玉妃。
翕翕陵厚载,哗哗弄阴机。生平未曾见,何暇议是非。
或云丰年祥,饱食可庶几。善祷吾所慕,谁言寸诚微。

  【注】公时为河南令作。



醉留东野

昔年因读李白杜甫诗,长恨二人不相从。吾与东野生并世,如何复蹑二子
踪。东野不得官,白首夸龙钟。韩子稍奸黠,自惭青蒿倚长松。低头拜东
野,原得终始如駏蛩。东野不回头,有如寸筳撞巨钟。我愿身为云,东野
变为龙。四方上下逐东野,虽有离别无由逢。

  【注】元和六年公为河南令作。



李花二首

其一

平旦入西园,梨花数株若矜夸。旁有一株李,颜色惨惨似含嗟。问之不肯
道所以,独绕百匝至日斜。忽忆前时经此树,正见芳意初萌牙。奈何趁酒
不省录,不见玉枝攒霜葩。泫然为汝下雨泪,无由反旆羲和车。东风来吹
不解颜,苍茫夜气生相遮。冰盘夏荐碧实脆,斥去不御惭其花。

其二

当春天地争奢华,洛阳园苑尤纷拏。谁将平地万堆雪,剪刻作此连天花。
日光赤色照未好,明月暂入都交加。夜领张彻投卢仝,乘云共至玉皇家。
长姬香御四罗列,缟裙练帨无等差。静濯明妆有所奉,顾我未肯置齿牙。
清寒莹骨肝胆醒,一生思虑无由邪。

  【注】诸本作一首。此二诗也,自“当春天地争奢华”以下分焉,意
义甚明,编者误合之。公元和初在江陵有《李花赠张十一》,又有《寒食
日夜归酬张十一李花》之什,所谓“不忍千株雪相映”是也。至是元和六
年,为县河南,而作此诗。自“夜领张彻投卢仝”而下,其所以状李花之
妙者至矣。 苏内翰《梅诗》举此云: “缟裙练帨玉川家,肝胆清新冷不
邪。秾李争春犹办此,更教踏雪看梅花。”亦一奇也。



招杨之罘

柏生两石间,万岁终不大。野马不识人,难以驾车盖。
柏移就平地,马羁入厩中。马思自由悲,柏有伤根容。
伤根柏不死,千丈日以至。马悲罢还乐,振迅矜鞍辔。
之罘南山来,文字得我惊。馆置使读书,日有求归声。
我令之罘归,失得柏与马。之罘别我去,计出柏马下。
我自之罘归,入门思而悲。之罘别我去,能不思我为。
洒扫县中居,引水经竹间。嚣哗所不及,何异山中闲。
前陈百家书,食有肉与鱼。先王遗文章,缀缉实在余。
礼称独学陋,易贵不远复。作诗招之罘,晨夕抱饥渴。

  【注】之罘,元和十一年进士。阁本作之杲,或作录之,字讹也。公
为河阳令,之罘自中山来,从公问学。公惜其归,以诗招之。罘音浮。



寄卢仝〔宪宗元和六年河南令时作〕

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
辛勤奉养十馀人,上有慈亲下妻子。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
至今邻僧乞米送,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馀,时致薄少助祭祀。
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水北山人得名声,去年去作幕下士。
水南山人又继往,鞍马仆从塞闾里。少室山人索价高,两以谏官征不起。
彼皆刺口论世事,有力未免遭驱使。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
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穷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怪辞惊众谤不已。
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駬。去年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
国家丁口连四海,岂无农夫亲耒耜。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
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岂谓贻厥无基阯。
故知忠孝生天性,洁身乱伦定足拟。昨晚长须来下状,隔墙恶少恶难似。
每骑屋山下窥阚,浑舍惊怕走折趾。凭依婚媾欺官吏,不信令行能禁止。
先生受屈未曾语,忽此来告良有以。嗟我身为赤县令,操权不用欲何俟。
立召贼曹呼伍伯,尽取鼠辈尸诸市。先生又遣长须来,如此处置非所喜。
况又时当长养节,都邑未可猛政理。先生固是余所畏,度量不敢窥涯涘。
放纵是谁之过欤,效尤戮仆愧前史。买羊沽酒谢不敏,偶逢明月曜桃李。
先生有意许降临,更遣长须致双鲤。

  【注】元和六年春公为河南令作。仝闭门不出,时洛阳有留守郑余
庆,有尹李素,仝皆不见。水北谓石洪,水南谓温造,皆继往河阳幕。
少室谓李渤。三人者,皆仝所不为也。



酬司门卢四兄云夫院长望秋作

长安雨洗新秋出,极目寒镜开尘函。终南晓望蹋龙尾,倚天更觉青巉巉。
自知短浅无所补,从事久此穿朝衫。归来得便即游览,暂似壮马脱重衔。
曲江荷花盖十里,江湖生目思莫缄。乐游下瞩无远近,绿槐萍合不可芟。
白首寓居谁借问,平地寸步扃云岩。云夫吾兄有狂气,嗜好与俗殊酸咸。
日来省我不肯去,论诗说赋相喃喃。望秋一章已惊绝,犹言低抑避谤谗。
若使乘酣骋雄怪,造化何以当镌劖。嗟我小生值强伴,怯胆变勇神明鉴。
驰坑跨谷终未悔,为利而止真贪馋。高揖群公谢名誉,远追甫白感至諴。
楼头完月不共宿,其奈就缺行攕攕。

  【注】卢四,名汀,公诗有《和虞部卢四汀酬翰林钱七徽赤藤杖歌》
又有《和卢郎中寄示送盘谷子》诗,又有《和库部卢四兄元日朝回》,又
有《早赴行香赠卢李二中舍》,又有《酬卢给事曲江荷花行》。云夫,贞
元元年进士,《新旧史》无传。以此数诗考之,历虞部司门、库部郎曹,
迁中书舍人,为给事中,其后莫知所终矣。此诗元和六年秋所作,时公自
河南令入为职方员外郎作。
  


谁氏子

非痴非狂谁氏子,去入王屋称道士。白头老母遮门啼,挽断衫袖留不止。
翠眉新妇年二十,载送还家哭穿市。或云欲学吹凤笙,所慕灵妃媲萧史。
又云时俗轻寻常,力行险怪取贵仕。神仙虽然有传说,知者尽知其妄矣。
圣君贤相安可欺,乾死穷山竟何俟。呜呼余心诚岂弟,愿往教诲究终始。
罚一劝百政之经,不从而诛未晚耳。谁其友亲能哀怜,写吾此诗持送似。

  【注】吕氏子炅,河南人,元和中弃其妻,著道士服,谢母曰:“当
学仙王屋山。”去数月复出,见河南少尹李素,素立之府门,使吏卒脱道
士服,给冠带,送付其母。公时为河南令,作此诗,有“愿往教诲”“不
从而诛”之语,至是素始归之。事见《李素墓志》。



河南令舍池台

灌池才盈五六丈,筑台不过七八尺。欲将层级压篱落,未许波澜量斗石。
规摹虽巧何足夸,景趣不远真可惜。长令人吏远趋走,已有蛙黾助狼藉。

  【注】元和六年公为令时作。



送无本师归范阳

贾岛初为浮屠,名无本。

无本于为文,身大不及胆。吾尝示之难,勇往无不敢。
蛟龙弄角牙,造次欲手揽。众鬼囚大幽,下觑袭玄窞。
天阳熙四海,注视首不颔。鲸鹏相摩窣,两举快一啖。
夫岂能必然,固已谢黯黮。狂词肆滂葩,低昂见舒惨。
奸穷怪变得,往往造平澹。蜂蝉碎锦缬,绿池披菡萏。
芝英擢荒榛,孤翮起连菼。家住幽都远,未识气先感。
来寻吾何能,无殊嗜昌歜。始见洛阳春,桃枝缀红糁。
遂来长安里,时卦转习坎。老懒无斗心,久不事铅椠。
欲以金帛酬,举室常顑颔。念当委我去,雪霜刻以憯。
狞飙搅空衢,天地与顿撼。勉率吐歌诗,慰女别后览。

  【注】“顑頷 kǎnhàn”:面黄饥瘦。 如:“苛余情其信姱以练要
兮,长顑颔亦何伤。”─《楚辞·离骚》洪兴祖注:“顑颔,食不饱面黄
貌。”
  《送无本师归范阳》,即贾岛也。《刘公嘉话》云:“岛初赴举京师,
一日于马上得句云:‘鸟宿池中树,僧敲月下门。’初欲作推字,练之未
定,不觉冲尹。 时韩吏部权京尹,左右皆至前。 岛具告所以,韩立马良
久,曰:‘作敲字佳矣。’遂与为布衣交。有诗曰:‘孟郊死葬北邙山,
日月风云顿觉闲。 天恐文章还断绝,再生贾岛在人间。’” 又《摭言》
云:“岛尝骑驴天衢,时秋风正厉,黄叶可扫,岛忽吟曰‘落叶满长安。’
卒求一联不可得。因唐突京尹刘栖楚。被系,一夕而释。”《新史》云:
“岛字浪仙,范阳人。初为浮屠,名无本。来东都,愈教其为文,遂去浮
屠,举进士。当其苦吟,及值公卿大夫,不知觉也。一日见京兆尹跨驴,
尹诘责之,久乃得释。”其意与《摭言》合。而《嘉话》等集所云公与岛
诗,东坡云:“世俗无知者所托,非退之语。”洪氏亦云:“按送无本,
时退之为河南令,不应至是方相知。又岛初为浮屠,后乃举进士,此云后
改名无本,乃传者之误也。”按:此诗元和六年冬作,而是年秋东野亦有
诗与无本云:“长安秋声乾,木叶相号悲”云云。东野尚无恙,何以云死
葬北邙山。即若以为公为京尹始识岛故云,则公为尹在长庆三年,而是年
何以有此作也?



石鼓歌

张生手持石鼓文,劝我试作石鼓歌。少陵无人谪仙死,才薄将奈石鼓何。
周纲陵迟四海沸,宣王愤起挥天戈。大开明堂受朝贺,诸侯剑佩鸣相磨。
蒐于岐阳骋雄俊,万里禽兽皆遮罗。镌功勒成告万世,凿石作鼓隳嵯峨。
从臣才艺咸第一,拣选撰刻留山阿。雨淋日炙野火燎,鬼物守护烦撝呵。
公从何处得纸本,毫发尽备无差讹。辞严义密读难晓,字体不类隶与科。
年深岂免有缺画,快剑斫断生蛟鼍。鸾翔凤翥众仙下,珊瑚碧树交枝柯。
金绳铁索锁纽壮,古鼎跃水龙腾梭。陋儒编诗不收入,二雅褊迫无委蛇。
孔子西行不到秦,掎摭星宿遗羲娥。嗟予好古生苦晚,对此涕泪双滂沱。
忆昔初蒙博士征,其年始改称元和。故人从军在右辅,为我度量掘臼科。
濯冠沐浴告祭酒,如此至宝存岂多。毡包席裹可立致,十鼓只载数骆驼。
荐诸太庙比郜鼎,光价岂止百倍过。圣恩若许留太学,诸生讲解得切磋。
观经鸿都尚填咽,坐见举国来奔波。剜苔剔藓露节角,安置妥帖平不颇。
大厦深檐与盖覆,经历久远期无佗。中朝大官老于事,讵肯感激徒媕婀。
牧童敲火牛砺角,谁复著手为摩挲。日销月铄就埋没,六年西顾空吟哦。
羲之俗书趁姿媚,数纸尚可博白鹅。继周八代争战罢,无人收拾理则那。
方今太平日无事,柄任儒术崇丘轲。安能以此上论列,愿借辨口如悬河。
石鼓之歌止于此,呜呼吾意其蹉跎。

  【注】欧阳文忠《集古录》云:“石鼓文在岐阳,初不见称于世,至
唐人始盛称之。而韦应物以为周文王之鼓,至宣王刻诗尔。韩退之直以为
宣王之鼓。在今凤翔孔子庙。鼓有十,先时散弃于野,郑余庆始置于庙,
而亡其二。皇四年,向传师求于民间得之,十鼓乃足。其文可见者,四
百六十五,磨灭不可识者过半。然其可疑者四,退之好古不妄者,予姑取
以为信耳。至于字画,亦非史籀不能作也。”文忠所跋如此,此歌元和六
年作。石鼓文可见者,其略曰:“我车既攻,我马既同。”又曰:“我车
既好,我马既騊。君子员猎,员猎员游。麋鹿速速,君子之求。”又“左
骖幡幡,右骖騝騝。秀弓时射,麋豕孔庶。”又曰:“其鱼维何,维鱮与
维鲤。何以橐之,维杨与柳。” 橐,符霄切。 《说文》曰:“囊也。”
《笔墨闲录》云:“此歌全仰止杜子美《李潮八分小篆歌》。“才薄将奈
石鼓何”,即子美云“潮乎潮乎奈尔何。”“快剑斫断生蛟鼍”,即子美
云“快剑长戟森相向”。



双鸟诗

双鸟海外来,飞飞到中州。一鸟落城市,一鸟集岩幽。
不得相伴鸣,尔来三千秋。两鸟各闭口,万象衔口头。
春风卷地起,百鸟皆飘浮。两鸟忽相逢,百日鸣不休。
有耳聒皆聋,有口反自羞。百舌旧饶声,从此恒低头。
得病不呻唤,泯默至死休。雷公告天公,百物须膏油。
自从两鸟鸣,聒乱雷声收。鬼神怕嘲咏,造化皆停留。
草木有微情,挑抉示九州。虫鼠诚微物,不堪苦诛求。
不停两鸟鸣,百物皆生愁。不停两鸟鸣,自此无春秋。
不停两鸟鸣,日月难旋輈。不停两鸟鸣,大法失九畴。
周公不为公,孔丘不为丘。天公怪两鸟,各捉一处囚。
百虫与百鸟,然后鸣啾啾。两鸟既别处,闭声省愆尤。
朝食千头龙,暮食千头牛。朝饮河生尘,暮饮海绝流。
还当三千秋,更起鸣相酬。

  【注】苏内翰作《李太白画像诗》有曰:“化为二鸟鸣相酬,一鸣一
止三千秋。”或者遂谓此诗为李、杜作,非也。按:柳仲涂《双鸟诗解》
云:“韩之为心忧夫道也,履行非孔氏者为夷矣,故垂言以刺之。释老俱
夷而教殊,故曰双鸟。” 又《石林诗话》云:“《双鸟诗》 殆不可晓,
尝以苏丞相子容云,意以是指佛老二学,以其终篇本末考之,或然。”又
《笔墨闲录》云:“刘僩言《双鸟诗》为二氏作,予尝言其然,以其中有
云:‘不停两鸟鸣,大决失九畴。周公不为公,孔丘不为丘。’颇似云二
氏之言,乱周孔之教耳。”而朱文公谓公为己与孟郊,说见篇末考异注。

 
 
 
〔共23頁〕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上一頁 下一頁


  


子夜星网站
Personal Website. 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Copyright ©.